当前位置:首页>>聚焦镇海>>今日镇海
分享到:

江海河陆:一关通衢清水浦 一道清水留浦口

日期:2016年12月09日来源:镇海新闻网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清水浦大桥。(资料图)

  清水浦村位于镇海区蛟川街道西南,由原沈家、孙家畈、清水浦三村合并而成,常住人口2892人,外来务工人员6783人。现有企业60余家,产值销售36000万元,农村经济总收入36643万元,人均年收入9749元。

村民坐在江边望甬江。

  清水浦,清水浦,一道清水留浦口。

  乘坐地铁2号线抵达一期终点站清水浦站前,远远便能望见清水浦大桥,这是架在甬江之上的第二大桥。

  桥的命名与当地的古地名清水浦有关。

  今天要讲的,便是甬江岸畔,外形狭长、状如带鱼的小村子——清水浦村。

  清水浦村位于蛟川街道西南2.1公里,东接外王村,南临甬江,西临汪家村,北靠前大河。

  据民国《镇海县志》记载:清水浦在东管乡三都一图。古传为浦,今湮废。江神庙前有池水一泓,乡人指为浦之遗迹。

  所谓浦,它指前大河流入甬江的关口。村人口口相传,旧时河水常年滞在浦内,满溢入江。浦水异常清澈,因而得名。

老街街景。

镇西桥。

  古地名、村名与桥名

  清水浦有东西两条老街。

  老街交会的中心地带,有一处被改造过的景观池塘,这是原江神庙旧址。

  69岁的原清水浦村党总支副书记王凯凯说,这便是老人口中流传下来“浦”的大约位置。边上多名老人证实了这一说法。

  从景观池往甬江码头走去,距离不过50来米。走完这短短50米,便到了道头。道头,便是码头。原道头凉亭旧址上建起了一幢低矮的房屋,这里离景观池更近,大约20米。

  不过,这个离码头最近的入口被上世纪90年代修筑的江塘堵上了。整个江塘上有间隔地另开了供人翻走的口子,修筑了水泥阶梯。在王凯凯的带领下,我们穿过西街其中一条小路,拐过两幢房子,便走上了江塘。

  带着海腥味的风吹来,不远处便能看到清水浦大桥的身影。

  江鸥掠过,轮船驶过,一阵阵的波浪卷起潮水推到滩涂上来。沿着江塘根往东走,深一脚浅一脚,淤泥陷住了鞋子。抵达离景观池塘最直观的距离处,翻上江塘,隐隐可见原江神庙旧址以及江塘与旧码头之间笔直的那段小路。

  据资料显示,清水浦属于自然小镇,水陆交通便利。民国初期,清水浦建有轮船码头,定海、舟山、宁波、镇海等航船班轮都要在这里停靠。码头设有渡头,直达对岸的梅墟码头,还有内河航船通过码头开往宁波江北各乡镇。

  而今,留在清水浦的还有相距不过百米的三个旧码头。其中,中间的运输码头保存最为完好,西边的泥码头仅剩下梅花桩,东边的码头留下一段翻开的石板和两只梅花桩。梅花桩深陷淤泥,长满青苔,它临着江面方向,默默沉寂。

  村民说泥码头的位置就是之前的老轮船码头。当年,从宁波上海过来的大轮船无法直接泊在码头上,便停驻江心航道。码头工人开小驳船过去把客人渡过来。

  村中七八十岁的老人都坐过小“火轮”。他们说,1958年,宁镇公路开建前,轮船是清水浦联接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从镇海出发,轮船依次停靠清水浦、梅墟,最后抵达宁波江北一带。“突突突”的马达声伴随着青葱少年的心事,晃荡着晃荡着,这段旅程就在扑鼻而来的咸水味中结束了。

  2010年12月15日,宁波绕城高速东段跨甬江的清水浦大桥成功合龙。它坐落镇海区和北仑区,是宁波市绕城高速公路东段的控制和标志性工程,原名甬江特大桥。

  这座大桥的设计采取“一跨过江”,为的是保证甬江行洪和通航的需要。其桥梁造型别致,很容易与甬江上其他桥梁区分。

  大桥竣工,南北通衢。它的设立改变了村子面貌,其命名又令清水浦古地名有了更深层次的提升。至此,清水浦,清水浦村,清水浦桥,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地名延续脉络。

泥码头边的梅花桩。

老房子的屋顶。

  老街物资交流会

  清水浦集镇老街依江而建,开设鱼行、木行、米行、日用百货、南北货等店铺。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集市曾经数度起落。抗日战争时市肆一度衰落,解放后集市渐兴,有粮店、供销社、生产资料、烟酒百货、饮食店等。

  1974年后,宁波海洋渔业基地、渔业钢丝绳厂、宁波毛条厂等大企业兴建,居民剧增,市场日益兴旺。

  1990年,在区蔬菜办等单位支持下,清水浦东街到外汪村道路拓宽,集镇到渔业基地之间通车,向北可以贯穿到宁镇公路。交通便捷,清水浦集市又兴旺起来。

  王凯凯对清水浦集市的印象非常深刻。年幼时,他常跟着小伙伴们到集市上玩。他说,记得老底子街上打铁匠、锡匠的工作声此起彼伏,沈长河,任山河,蒋阿财三家米厂人来人往,还有保生堂药店也是生意兴隆。

  小小一条街,热闹非凡。

  解放后,老街上设立了供销社,办起物资交流会,老百姓喊它展销会,街上人山人海。展销会一开,乐坏了孩子们。到处是地道的宁式小吃,松子糖、生姜糖、葱管糖、油拖虾等,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讲起来还一脸向往,记得暖乎乎、香喷喷的感觉,暖进了心窝子里去。

  老街江神庙旧时香火不断,名气较大,村民说它是出了镇海西门外的第二大庙。庙里四大金刚,庙外隔河旗杆,气派非凡。庙脚屋连着镇西桥,如今,桥面几度翻新,桥基依然保留原貌。它们垒在河岸边,一块一块像年糕干一样紧紧叠在一起。

  老街上的很多居民在上海、镇海两头做生意,亲带亲,邻带邻。除了骆驼和庄市,清水浦也是镇海辖区内数得上的商业中心了。清水浦有多出名?据说当年写信到清水浦周边朱家桥、王家桥一带,前面都要注明镇海清水浦,再写上某地。

  村民罗老先生的姑妈住在上海,当年常常写信过来,信封工工整整写上“镇海清水浦,朱家桥,某某人收”。

  清水浦穿村而过的那条小路,当年是镇海通往宁波的唯一道路,如今看来,不过短短三四米宽。“塘路十里,走到镇海。”当年,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去镇海求学,没有公共汽车,不舍得花钱坐轮船,就靠着一双脚行走。走着走着,便也到了。

  1994年,孙家畈行政村在清水浦口与镇宁东路交叉处建城西市场,造成清水浦街市再度衰落。不过邻近的五里牌村民依然习惯到清水浦买菜。

  老街上还留着一个顾宝湘宅,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这是一处规模较大的清朝、民国时期建筑,共有三幢单体组成。里面的车木护栏美观安全,楼下廊檐装饰精巧,进口瓷砖、民国玻璃、雕花雀替,当年吸引了多少人的眼光望进去,再望进去。

  如今的老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热闹不再,气度不减。

  村老故事:潘阿连的渡头情

图为潘阿连坐在庭院中。

  披着一件呢大衣,83岁的潘阿连坐在清水浦古码头,望着来去的船只默默出神。

  和清水浦村很多原住民一样,潘阿连的家离码头极近。近到什么程度?从码头上下来的客人,还没走到村路上,就先经过了潘阿连的家。

  难得天气晴暖,潘阿连早早吃过午饭,坐在院子里慢慢制作鸭食。我们请他带路,指点码头去处,老人欣然同意。这几天潘阿连其实患坐骨神经痛,走起来一顿一顿的。不过,他愿意克服这点病痛,自己也一并去回忆那些已经远去的故事。

  “说来奇怪,不过短短一段距离,有时也不会发兴走过去。”潘阿连说。走在村子里,年轻一点的村民都喊他一声“阿连叔”,年纪稍大一些的唤他“阿连哥”。一路走,一路有招呼。他早年是村里的民兵,村里开物资交流会时总会上街站岗,人头极熟。

  望着码头边起伏的大米草和一些矮个头的小野草,潘阿连回想着过去:老码头的石板还算结实,当年有那么多的船停靠清水浦。潘阿连一只只地数过来,最老的泥码头,在潘阿连家不远。现在仅剩下两个梅花桩头。最大的搬运码头,当年镇海的蔬菜、粮食都从这里运送进出,码头上热闹得跟菜市场似的。来去的人多了,潘阿连总会发现几张熟面孔,谁的脚步重,哪个人力气最大,哪个航船的人见多识广。

  还有小轮船码头,当年被征用作为中转码头,为镇海炼油厂的建造添砖加瓦。

  1974年,镇海建造炼油厂时,所有的砂石材料都在清水浦小轮船码头中转。一天一天,材料由航船通过海路运来,停在最靠近清水浦码头的地方,再通过小接驳船运上码头。清水浦村组织农村青壮年劳力,推着手拉车运送到河道边,把材料搬上船,再送往炼油厂建设工地。

  村里成立了运输队,很多人参与了,潘阿连也在其中。那时他有的是力气,拉着手拉车“嗨呦嗨呦”拼命地拉。

  清水浦水有一句话叫:无米煮饭清水浦,形容在清水浦这里挣钱非常容易。因为,它地理位置优越。从骆驼街道过来的船,驶到南河,由清水浦入海——这是最近的点。江面上,大轮船开到航道中间,由小船接驳到码头上。一来一回,只要你吃苦耐劳,总能在这条路上挣到钱,吃上饭,养活家里人。

  乡野志趣:这株仙人掌,有点料

  清水浦村老街上,72岁的洪振明家门口,长着一棵令人称奇的仙人掌“树”。它枝茎肥厚,疣突明显,棱干粗壮。一些枝茎的顶端挂着串串紫红色果实。

  这是一棵独株仙人掌,枝干高度达到3.5—3.8米。这棵仙人掌的高度超出了普通家庭栽培高度,所以村民常来瞧一瞧。

  洪振明说,论起种植经验,无非是天生天养,丢在室外任它自吸风雾雨露。可能是洪家靠近江边,又地处幽静,光照、空气条件都不错,一来二去长得异常茁壮。平时瞧上一眼,便心生喜欢。今年,仙人掌最上端的枝干垂到接近地面,他想了想,拿起斧子把最外面的一大坨砍了下来。剩下的大株用绳子绑起来拴在墙上,使它不倒下。

  “我家老头子担心会刺到人”。洪振明的妻子王爱珍说,仙人掌上的刺也长得又粗又硬,一枚大约有六七厘米。扎到玩耍的孩童,恐怕会把人疼坏。有时路人在仙人掌旁走过,看到果实有趣,沿着墙基采摘,一不留神手掌布满细刺,又痛又难拔。

  仙人掌的果实可以食用,王爱珍本人就吃过好几枚。她说,这东西很好吃,像火龙果又像李子。

  王爱珍攀着梯子,上去采下一枚递给记者,剥去外皮,里面溅出了红色汁水,尝一口酸酸甜甜,像嚼着山楂,感觉有点凉凉的。“每年都会出来两种颜色。先是开出一批黄色的花,花朵谢了之后结上果实。一直到元旦左右,果子才慢慢萎谢。”她说。

  仙人掌是一种极好的药材。村里用着一种土方子,专治火烫伤。有一年,王爱珍邻居腿上不小心溅了一整碗热水,烫红了皮肤。家里人来取了几片厚厚仙人掌,连皮捣碎敷在烫伤处。换敷三天后,烫伤慢慢好了。

  村民还会用仙人掌治“大嘴巴”——腮腺炎。也是捣烂了敷在患处,据说效果出奇的好。

  村里有名外来居民,能做一道药膳,材料就是仙人掌肉炖猪肚。据说这是一道土方,吃了可以治胃病。所用的仙人掌肉,最好是从多年生仙人掌上攀折下来。王爱珍送过几次,后来有点不舍得把它做成菜了。

附件:

主办: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政府 承办:镇海区电子政务办公室 技术支持:镇海新闻网(近强科技) 访问量: 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2013-2020 浙ICP备1020292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