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古建筑

  镇海民居建筑,均以木架结构为主体,砖墙片瓦。根据 当地气候特点,为达到避风采光目的,多朝南坐北,部分朝东坐西。自清代后期开始,众多旅外同胞发迹成巨富者,纷纷在故乡营造大宅,虽仍以木结构为主,但参用混凝土、钢筋和玻璃等新颖建材;稍后年代里,还建有一批中西合璧新楼或西式洋房里。自1937年“七七”抗战爆发以后,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期的四十年间,县境内新建大的房屋无几。

  房屋款式。自明清以来,镇海的豪华大宅基本上有两种布局格式:一种属于名宦府第气派的,沿中轴线布置为前幢架梁式门楼,石板明堂;五架梁或七架梁大厅,三开间,中宽偏窄;厅后石板天井(明堂),接续后大厅,间数同前厅,陈设高档家具,专作会客礼仪之用;再后置花坛或后花园。大厅两侧为通埭长厢房或称明轩,有的甚至前后两厢,号称九十九间名门豪宅;有的两厢房与后堂楼置走廊相连,时称走马楼。此类款式大多建于清代中期之前。另一类为一般商贾殷富大宅,基本格局为正屋五间二弄式或七间二弄式的九榀楼房;多数单进,少数前后两进;左右厢房,或称明轩,二间或三间,有楼房或平屋。中置明堂,周砌围墙,前筑大门,自成院落。一般在厢房后侧或在正屋后面另建平屋数间,亦称偏屋作厨房、库房杂间或佣人住舍。

  普通民居楼房有两、三间连榀,多数无围墙,面朝巷弄或大路,无款式可言。民国前,在城镇所建平屋占一定比例,有的也有五间二弄,两厢明轩款式。有些平房屋架较高,屋身进深有九榀的,上置有阁楼。普通农家平屋较多,一般三间、五间一埭,五榀或七榀不等,但采用建材质量较低。上述各类平屋,民国以来已很少建造。

  房屋结构。在清初之前所建的房屋,屋面多为四檐落水,四角挑戗,俗称畚斗楼或称明式屋;嗣后年代所建的均为双向落水的硬山顶屋面。柱柱落地。屋梁桁架密钉椽子,早期在椽上只铺篾簟,上覆片瓦;约在清代中期起改铺砖皮,再覆盖瓦片。古代所建楼房脊高约7米左右,尔后所建脊高7~8米;高平房脊高6~7米。七榀屋进深10~11米,九榀屋进深12米以上。间宽3.8米至4.2米,部分中堂间宽有4.8米至5米有余的。为躲避风雨和遮挡烈日,故多数居宅均建有檐楯,这是镇海民居建筑的一大特点。檐楯宽一榀,约2米至2.5实。对屋面正脊构筑极为讲究,这与镇海风大雨多有关。脊梁前后两瓦相护,石灰泥浆作内心,上覆盖特制的压栋作梁脊。两端稍翘,整个脊梁重量大,起御风防漏镇脊作用。祠庙及有气派府第的脊梁更为讲究,叠砌压栋砖两层,还有镂空图案;两端脊尖向外高翘,颇有高屋建瓴之势。多数大宅中堂脊梁雕塑脊饰。中叠塑“福”字为多;亦有塑“福、禄、寿”三星神像,工艺精致。

  镇海房屋建筑,对艺术装饰最为讲究,特别在显露照面部分,几乎对每一构件,凡能可用艺术装饰的决不闲置,充分给人有个美的享受,但最为注重的是门楼、檐楯、门窗和屋脊等几个方面。艺术装饰,一是造型重在建筑,如造门楼,有高岳之势,但端庄富丽,显示屋主的地位;二是注重三雕(木雕、砖雕、石雕),从选料到精致施工,对每个构件能被人关注而又有艺术施展之处,均不放松。如鼓楼后胡恭敏房的大门上石槛的挂环(挂灯之用),雕凿“仙鹤衔寿桃图案”,为求凸出立体感,愿花成倍工本。

  镇海古建筑装饰的雕刻工艺,源远流长。建于明代万历后期的仓河头邵辅忠尚书第,在门楼两侧墙脚须弥座,就雕刻古狮戏球图;在内墙洞门上寰,已用水磨青砖,雕刻着卷草宝相宝;在檐楯的月梁,也雕刻着如意云纹图;在楼层山墙的石窗,雕着金钱犀角图。虽刻画以粗线条为主,但这一切均代表着明朝及清代早期的作品。嗣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加工工具及工艺的进步,建材种类和品质的更新提高,以及屋主经济实力的日益雄厚,在主客观条件融洽情况下,出现了自清代道、咸年代以来的幢幢豪华大宅拔地而起,特别在清末民初更为成熟。所建造的房屋,不仅款式大而用材精,而且对雕刻装饰向更高标准发展,某些构件,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类似胡恭敏房大门的半整雕“马将对战”的梅园石雀替、后丰林庙守护门卫的高大石狮等,可说是无与伦比的珍品。

  镇海民间古建筑在选用材料方面,极为讲究。木料则选用百年不蛀不腐的福建杉木;石料,大量采用鄞县、宁海、三门等县的青石和后来最为优质的小溪梅园石;砖瓦则采用本县和近县烧制的青坯砖瓦,经久不碎;石灰则利用海产贝壳烧制并且黏性极强的壳灰。在建造房屋的能工巧匠方面,大木件的木匠,则以本县为主,多数集中在县城内,但各大集镇都有,类似营造厂性质,称大包作坊;泥水匠本县人少数,多数来自宁海、象山、定海等县。石匠来自宁海、奉化或临海,在县城和各集镇均开设有石作坊。至于砖雕、木雕、石雕、油漆和建筑彩绘等(旧称花草师傅),多数来自宁海、临海等地,有的常住在镇海,有的按工程所需由作坊聘请而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