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全帽的“工业医生” 无损检测工程师张亮

发布日期:2020-12-11信息来源:浙江日报

背景颜色:

“这套技术应用后,检测人员就不用钻大闷罐了,原油储罐这些密封容器都可以实现无人化检测。”近日,一场大型储罐数字射线自动检测装置设计方案的研讨会在宁波举行,大型储罐无人化检测,镇海区蛟川街道宁波恒信工程检测有限公司工程师张亮的这一设想,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作为一名无损检测工程师,张亮也被称为“工业医生”。跟普通医生一样,他日常用的是超声波、射线等手段,做的也是无创、微创的检测,只不过他头上戴的是安全帽,“病人”则变成了工业容器和管道。除了“看病”,这个80后“工业医生”,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用技术改变行业。

在焊接缝里找“毛病”

在一个装配车间内,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圆形容器组件刚刚焊接完成。张亮熟练地从箱子里拿出一台超声检测设备,一只手操作带滚轮的扫查架沿着焊缝缓缓前进,眼睛则时刻注意着另一只手上的显示屏。“你看,这个异常图像,就说明这条焊缝里有缺陷,从特征判断,应该是一个气孔。”检测设备屏幕上出现一个小黑点,张亮双眼不离屏幕对我说。

气孔、裂缝、未熔合……这些存在于工业设备焊接缝内部的缺陷,就是张亮每次要诊断出来的“疾病”。

“我们检测对象都是应用在石油化工、航空航天和管道锅炉等领域的,焊接过程中留下的一个小小缝隙或气孔,都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结束检测,张亮放下工作时的一脸严肃,诙谐地向我介绍说,焊缝检测就像做内科检查一样,由于大部分焊接缺陷都存在于内部,又不允许“开刀”检查,所以无损检测便成为主要的检测方法,其中超声波检测,又是最常用的手段。“技术水平体现在准确判定异常信号上。”张亮说,一个异常信号,首先要判断是裂缝、气孔还是其他干扰因素引起的,然后要判断它的影响,是否需要返修等。比如气孔就是“病灶”之一,但按照相关国家标准,并不是存在气孔就要返修,而要对气孔的数量和大小做出综合判断。如果判断不准确,小则导致无谓返修,大则留下安全隐患。

从小爱拆东西的“技术男”

2007年刚入行时,张亮就知道,要吃这碗饭,就得拼技术。为了提高“医术”,张亮除了跟着老师傅们学经验,业余时间经常泡在实验室里,对着模拟异常焊缝一遍遍做检测,直至摸透了每一类异常焊缝的特点。“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我们这种特殊行业,更要做到有心才行。”张亮认真地说。

在焊缝检测领域,超声、射线等每一种技术手段,都需要有专业证书。边工作边学习,张亮一路“升级打怪”,拿下了无损检测高级人员所必须的11本技能证书,成长为公司最年轻的技术骨干。因为很多检测项目是与工程建设同步推进的,为了了解项目建设的流程,他专门还考取了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前不久,他被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授予“全国技术能手”荣誉称号。

张亮说,自己从小喜欢拆东西,小到手表、大到电视机,他都会拆开研究研究。这种喜欢动手、爱琢磨的特质,让他成为了一名“技术男”。

“大型储罐里面黑洞洞的,感觉一直走不到头,有点像恐怖片。”张亮笑说,从业之初,他最有心理障碍的是超大储罐的检测。

能不能以无人化手段,替代人员进入大型罐体进行检测?萌生了这个想法的张亮,找来相关书籍和资料,天天琢磨技术路线,并成功申报了研发课题。目前,通过轨道装置,让检测小车代替人员进入罐体作业的设计框架基本定型,已进入图纸设计阶段。

用科技解决行业“痛点”

一个四周带有滚轮的管道爬行机器人缓缓进入管道,找到焊缝后,对管道内壁焊缝进行射线检测,20分钟后,整道焊缝的检测就完成了。而以往完成这样一道管道焊缝检测,至少需要一天时间。

这台管道爬行机器人,就是张亮和同事们一同制作的。因为懂检测又懂技术,张亮除了检测工程师的身份,还是公司新技术应用中心技术负责人,在他带领下,这个中心捣鼓出不少“黑科技”。“我们这个行业很小众,做创新的人不多,所以工作方法也比较传统,很多行业‘痛点’一直没有解决。”打开电脑上的宣传资料,张亮略带得意地介绍他们开发的一件“大杀器”。

“传统爬行机器人只能运用于直线长输管道的检测,我们对机器人驱动、结构、伸缩性等方面进行了综合改进,让小型的弯管也能进行机器人作业。”张亮说,新型管道爬行机器人投用后,作业效率提升了100多倍,该项目也在投产之前完成了所有检测。

近年来,张亮还与同事一起,重点开发了相控阵、一米源、TOFD等新检测技术在检测行业的应用,解决了一系列行业技术“痛点”,更有效保障了工业装置质量和运行安全。“我的梦想,是用科技解决更多的行业痛点,提高整个行业的科技水平。”畅想未来,张亮信心十足地表示。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