澥浦“党员老娘舅”调解有一套

发布日期:2019-07-10信息来源:今日镇海

在澥浦镇,有这么一群人,让“小纠纷不出村(社区),大纠纷不出镇”这个目标不只是一句口号——他们就是“党员老娘舅”。无论是田间地头,还是群众家里,哪里有纠纷矛盾,哪里就会有他们忙碌的身影。

人情味的劝说打开了双方心结

澥浦古韵新村6号楼上下楼的业主发生了一起邻里纠纷。因上户装修不慎导致厨房水管破裂漏水,从而使楼下“水漫金山”,双方就赔偿方式、赔偿金额发生争执,多次协调不下,邻里矛盾不断升级。

“这全是你楼上的问题,你该负全责。”“我认为就算是水管破裂,但影响不应该那么大,你家本身该承担一部分责任。”双方相约来到澥浦十七房村村委会一楼的调解室里进行调解,但是一见面,两人就剑拔弩张,现场一度陷入僵局。

“大家都坐下来,有什么事慢慢说,好好说,我们都听着。我们彼此捋一捋思绪,先不要激动。我们来这里是解决问题,不是来吵架的。”此时,“党员老娘舅”戴列敏短短几句充满人情味的劝说,打开了当事双方的心结,顺利解决了问题。

戴列敏从事调解工作已经有6年了,他说,比起村(社区)结对律师、专业法务工作者的“看证据说话”,“党员老娘舅”更多的责任是缓和气氛,打好“温情牌”,作为调解双方的“润滑剂”,最大程度争取让所有矛盾在事实基础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去年调解成功率超98%

周茹琴来自镇承信法律服务事务所,今年已是她作为十七房村专职人民调解员的第十二个年头。在她看来,“党员老娘舅”的出现,让基层人民调解更具“人情味”,调解效率大大提高。“调解工作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不是所有事都是能用‘证据’说明白的,更多的是需要‘各退一步’。若我们代表专业、规范,那‘党员老娘舅’就是‘人情’。”周茹琴说。

“党员老娘舅”作为澥浦镇基层人民调解的特色,虽正式命名于2014年,但五年间发展迅速。以十七房村为例,从一开始的全村不到5名,到如今,通过将村细划分为8个“党员老娘舅”服务网络,每个网格党支部均拥有十余名“党员老娘舅”,截至目前人数约为120人。“去年,镇、村两级调解委共调解各类民间纠纷561件,调解成功率超98%;其中,对于村(社区)的调解结果,群众满意率超99%。”该镇司法所所长陈冠海说。

事实上,“党员老娘舅”可不好当,可谓身负重任。该镇每个村(社区)均对“党员老娘舅”制订相应工作职责,除调解所管辖小区内的群众矛盾纠纷外,还需定时收集整理基层党员和群众的意见、建议;定期开展法制宣传;监督村容村貌、实事工程等。此外,“党员老娘舅”还将定期参加每月集中学习培训,学习相关农村政策、法规,实时提升自身工作水平。

下一步,作为群众调解的一大“工程”,澥浦镇司法所将积极配合各村(社区)采取多种形式,不间断培训“党员老娘舅”,提高“党员老娘舅”队伍处理矛盾纠纷的能力与综合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