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聚焦镇海>>基层动态
分享到:
0

一首首接地气的原创歌曲 谱写出陈启扬的不同人生

发布日期:2019-03-08信息来源:今日镇海

背景颜色:

图为扬炀在工作室。

对庄市街道文化站副站长陈启扬来说,大家更熟悉的是“扬炀”这个名字。他的声音出现在音频软件上,他的身影也活跃在绚丽多彩的群众舞台上。

一晃卅年,从电影放映员到宁波方言歌手,从扬炀身上看到的,不单是他事业的成功,更是扎根群众心中的文化“小戏台”越铺越广。

一辆自行车和一套放映设备

上世纪90年代,陈启扬是电影放映员。每周有那么两三天,他骑着一辆自行车,后座驮着幕布、音箱、放映机等设备,来到勤勇村、钟包村、老鹰湾村,给村民放电影。

夏天的日头长。下午五点半,小孩们吃过了晚饭,就到村头的空地上玩耍。陈启扬将设备从自行车上拿下来,开始搭幕布,调机器,小孩们围着他团团转,兴奋得不得了。

那时候,影院电影票8角钱,而戏文票5元,但露天电影是免费的。“那时候村民条件不好,只够温饱,没有人舍得花钱去看电影或去看戏。”陈启扬说。所以,一有免费的露天电影看,村里的老人、小孩、年轻人都来了,就像赶集一样热闹。

陈启扬记得,放得最多的电影是战争片和动作片,“特别是李连杰的《精武英雄》,里头打戏一出来,大家就集体拍手叫好。看到这样的电影,群众都喜欢。”

露天电影就是村民固定的娱乐形式,虽然热闹,但单一,略显苍白。陈启扬也固定地为村民播放电影,与这样的娱乐形式一样,他为自己的人生感到单调、迷惘、发慌。

大街小巷传唱“盗版”扬炀

进入千禧年,互联网逐渐兴起,随之而来的是“网络翻唱”之风。“陈启扬”成为“扬炀”,也是因为这阵风,也是在这个时候。

今年1月,扬炀凭借方言改编歌曲《宁波秋天家》摘得“宁波形象传播大使”。如果说这是他事业的一个“小高潮”,那么他的“潮起”便在2005年。

扬炀改编歌曲《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摘得“中国原创音乐风云榜网络最佳方言歌手”,并与庞龙、唐磊等一批网络歌手同台领奖。要知道,现在正红的张杰那时也才刚出道。当时这首歌在天一论坛上的点击量有十来万次。同时,他也有了“宁波方言歌手”的称呼。

“我想我找到了想要的生活方式,就在那时候。”扬炀说。曾经无所适从的他,对自己迷惘、发慌的人生有了“方向标”和“路线图”。立马在下半年,扬炀办了一场简易的巡回演唱会,在宁波大学林杏琴会堂和澥浦,有年轻人,也有老年人。

更令扬炀意外的是,大街小巷,几乎发得出声音的地方都在播放他翻唱的《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扬炀还记得,在澥浦演唱准备时,那里的小商品市场还没收摊,摊子上播放的就是他的成名曲。扬炀小心翼翼地问,“你知道这是谁唱的吗?”当摊主得知就是眼前人的时候,说了一句“是侬啊,唱得真好!”

还不止,宁波城隍庙几乎所有音像店也放着这首歌,全都是刻下来的盗版碟。当时有朋友建议扬炀去起诉他们侵权,但他拒绝了,他认为这是群众认可他的方式,也是认可流行音乐和草根文化的方式。

拆得掉大会堂拆不掉“小戏台”

扬炀工作室外的空地,20年前,曾是庄市文化大会堂,一年举办一次晚会。但在2000年,大会堂拆了,成了停车场。

前不久,澥浦汇源社区居民高文琴找到扬炀,请他帮忙制作社区晚会节目《三百六十行》的音乐。这个有着完整录音设备的工作室,进出群众很多,大多都是请他制作歌曲的。

一墙之隔,墙内墙外,天壤之别。如今,不止扬炀的名气越来越大,以他为代表的草根文化之风也开始“飘散”,那便是群众心中的“小戏台”。

2006年以后,扬炀有了更多的表演机会,去了北仑、象山等地。大概是同年,庄市街道艺术团成立,各个村(社区)的艺术团也相继成立并招募成员,爱好艺术的人聚在了一起。于是,群众文化越来越绚丽。

2008年,街道艺术团排练广场舞《八面威风》。团里从省里请来了专业的舞蹈老师,扬炀担任副指导。排练的时候是夏天,大伙儿顶着烈日排练,扬炀的双臂晒得黑不溜秋,但他仍耐心指导着演员们的肢体动作。这支舞蹈最后获得2008年浙江省新广场舞大赛金奖。

同年,兴庄路社区艺术团舞蹈《荷花球舞》获得浙江省第八届老年文化艺术周健身操比赛金奖和优秀组织奖、首届全国社区健身舞蹈金奖;2011年,《甬江渔歌》在“浙江省新广场舞蹈大赛”中获得表演金奖和创作金奖。其中,扬炀参与了舞蹈音乐的制作。

如今,每个村,都有了文化礼堂,每个社区,也有丰富的文体活动。招宝山街道“一社一风采”更是成了草根文化的代表,草根节目——后大街社区原创文化作品《十里红妆》两度获得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还走出国门,参加“韩国·东亚文化之都”交流活动。

扬炀,可以说是草根文化发展的见证人,而这些“小戏台”的搭建,也让像扬炀这样的草根文化人有了施展才华的机会。《寻梦骆驼桥》《鼓楼忆》《拜岁过年》《宁波秋天家》……这些接地气的原创歌曲,因为有了“小戏台”,才能被大家知晓。

腾出双手,离开厨房,走到大众视野,这是群众文化的进步。扬炀说,能做自己非常热爱的事,并变成事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只要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浓烈,就有更加精彩的群众文化展现出来,那是扎根在他们心中的美好愿望,也一定会实现。”扬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