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岁老人葛尚英:祖国没有忘记我!

发布日期:2019-10-10信息来源:今日镇海

背景颜色:

77年前,他被日本鬼子吊在庄市大队六份头洋房大树下,用碗口粗的门闩抽打。

77年后,党和政府向他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97岁的葛尚英抚今追昔,眼泪直流——

葛尚英挂着珍贵的纪念章。

9月30日清晨6点,庄市老街张开了朦胧的眼睛。

中大河边的街河北路两侧,是自发形成的菜场。吆喝声、砍肉声、还价声、磨剪刀声以及叮铃叮铃的自行车声,构成了一幅热热闹闹的生活场景。

在街市中间,有一座13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街河北路42—2号。穿过门头、回廊,走进小院子,97岁的葛尚英老先生胸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激动地站在绿荫架下拍照。64岁的小儿子葛刚手握速效救心丸,等在边上随时备用。来来往往的邻居含笑注视,旁观葛家人的庄严仪式。

“几十年前为革命事业做过的事,没想到国家记着我这名普通老头,想起来就流眼泪。”葛尚英含泪带笑。

盛放纪念章的盒子。

荣誉勋章 揭开当年革命往事

1942年9月30日,是葛尚英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庄市老街两侧的桂花在枝头幽幽吐芳,谦益斋药店学徒葛尚英却无心消受,一群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破门而入,把正在劳作的他带走,一路用日语叽里咕噜喝骂,时不时推搡开打。葛尚英明白:也许自己的生命就要终结在这一年的金秋时节。

73岁的二儿子葛敏回忆说,爸爸曾经在很久之前,提起过这段往事。当年,葛尚英当学徒的谦益斋药店,是新四军三五支队交通站。交通员借此据点交换情报,葛尚英正是一名地下交通员。

当时的中共庄市区长王剑君(镇海五里牌人,后任新四军三五支队政委),与葛尚英交情颇深。一次,王剑君在老街一带被日军围追,葛尚英借后屋邻居出殡时机,掩护王剑君脱离虎口。新中国成立后,成为少将、教授的王剑君为葛尚英写过证明材料,证实其当年参加过地下工作。这份资料后来备存相关档案部门。

谦益斋药店交通员活动频繁,引起了庄市汤家一名敌伪奸细的怀疑。他将情报交给日本人,于是出现了葛尚英被带走的一幕。

葛尚英被一路押解到庄市大队六份头洋房前大树下。日本人将他吊起来严刑拷打,用的是一根碗口粗的门闩。在老街做弹花活儿的黄先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黄先根牢牢记住这个情景,后来向葛尚英的子女葛敏等人转述:“葛先生真是一条好汉!”

无论敌人怎么拷打,葛尚英咬牙不松口。日本侵略者子弹上膛,准备开枪击杀。关键时刻,同为庄市人的翻译朱伟全站出来,保下了葛尚英:“他是大大的良民,庄市一带很有名,医生,抓药的。”

悠悠往事,随着中大河的流水逝去。

除了家人,葛尚英从未向其他人透露过这段经历。

然而,英雄的事迹不会被掩埋在尘土中。9月30日,镇海供销社系统向葛尚英等三人颁发了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葛尚英激动得好几晚睡不着觉,他告诉孩子们:“国家、党和政府认可了我做过的事,人生荣光,无过于此。”

据悉,除了葛尚英,镇海供销系统还有原书记李纪言和另一位老干部获此奖章。李纪言是山东人,部队转业,今年99岁,于今年6月份逝世。另一位老干部曾将自己所有积蓄捐给革命老区。

如今,这枚荣誉纪念章连同盒子,被葛尚英十分珍重地收藏起来。“纪念章编号2019372276,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这几天,葛敏每天都要在嘴里念叨这句话。

追忆往昔 百年药店承载善心

当年的交通站、葛尚英奉献了大半辈子精力的谦益斋药店旧址,位于街河北路28号,如今更名为庄市供销合作社医药商店。算起来,药店有140多年历史了。

葛尚英在店里工作了63年,熟悉的老人们喜欢喊他“老撮药的”。1937年2月,15岁的葛尚英被家人从宁海送到药店做学徒,师从老板庄耀庭。当时的店名为谦益斋,地址在河北街42号原三眼桥处。

谦益斋店面古朴,老木头老柜子老罐子,店内总飘着一股好闻的药味。由于店内干净清雅,一些旧式文人时常在此出入。

店内工作人员四人,老板庄耀庭兼职医生,三名店员葛尚英、唐才云、乌宝福,负责抓药、炮制药材。药店传到庄耀庭手里,已经营了六七十年,之前由其父亲庄德仁掌铺。至今一百多年来,药店数度更换地址,始终没离开老街。

谦益斋得名与清朝文人高秉钧撰写《谦益斋外科医案》有关。庄耀庭去世后,长子庄起彪继承父业。1944年,庄起彪招葛尚英为上门女婿。后此店传给葛尚英大舅子庄全兴。

1956年,此店纳入公私合营,更名为庄市中西药商店,后改名为供销社医药商店,并沿用至今。

说起老店过往,故事一箩筐。最主要的一条,谦益斋乐做善事,讲究救人第一,穷人实在没钱的,店里免费给药。葛尚英也在老街积累了极高人气,走出去大家都会尊称他一声“葛伯伯”,再夸一句药店行善积德的好。经群众推荐、组织认可,葛尚英先后担任数届镇海县人大代表。

上世纪六十年代,老百姓因饥饿得浮肿病的很多,头脸肿胀,痛苦不堪。为治病救人,葛尚英和店员研制出一种营养粉,能明显减轻浮肿病症状。

“说起来简单,细糠、黄豆磨成粉,加入茯苓、白术等药物,服用后身体有所好转。”葛尚英说。78岁的老店员王素琴接上一句:“当时我们还受到了区里的表扬呢。”

葛尚英在药材行多年,业务极为精熟。1957年,药店公私合营第二年,他担任经理,负责采购药材。当时贵驷、团桥、徐家堰头、湾塘、临江都被合并到庄市,药店则整合成一家,生意做得极大。鼎盛时期,店内每天接待几百号人,看病、抓药、号脉,忙得团团转。

购买药材时,葛尚英先到上海进一些宁波缺少的药材,如党参、黄芪、板蓝根冲剂等。又到绍兴、宁海、天台进乌药等常用药。镇海龙赛医院开业之初,也曾托人让葛尚英多进板蓝根冲剂,供应病人。

后来,葛尚英等一面维持药店生意,一面精研药材,制作了诸如十全大补膏、虎骨木瓜酒等营养品供应乡里。一时买者如云,称道这些都是好东西。

葛尚英佩戴纪念章与家人合影。

安度晚年 儿女成才五代同堂

4年前,与葛尚英相伴一生的妻子庄佳芬永远离开了他。

妻子是葛尚英心中永远的白月光、心头宝。

葛尚英曾经有过一段黑暗岁月,被人误会“代理资方”,遭到批斗,并影响了子女前程。他想离开这个世界,是温柔的妻子用言语开解他,陪着他坚强地走了下去。两人相濡以沫,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如今也都已到了退休的年龄。“我培养的孩子有工程师,有技术人员,有商业人才,个个家庭美满幸福。现在,孙女葛益莹出任中医馆主管中药师,中医事业也后继有人。”葛尚英知足了。

在葛尚英的人生路上,有过很多个重要时刻。2013年2月24日,农历元宵佳节,绝对是其中一个。那一天,葛尚英夫妇双喜临门,一是庄佳芬90岁寿诞,二是夫妻俩结婚70周年,也就是白金婚纪念年。7名子女忙忙碌碌了一段时间,准备了一份惊喜。

当天,老两口身穿大红唐装,笑得合不拢嘴,与子女在老宅合影留念。葛尚英看着盛装的老伴,感觉时间好像回到当年,谦益斋药店的大小姐穿着红缎子旗袍,羞答答站在屋子里,嫁给了药店小伙计。眼睛一眨,就是一辈子了。

拍过纪念照,孩子们搀扶着两位老人,沿老街慢慢前行。五六十名亲友嘉宾候在不远处的酒店,共同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庄佳芬和葛尚英成婚的地方在宝善堂,即现在居住的街河北。两人在这里拜堂成亲,开枝散叶。如今儿女成家,已经五代同堂。扳指算来,宁海小伙葛尚英从家乡来到药店后,再也没有离开过老街。

三女儿葛珍回忆说,为替老人祝寿,7名子女动足脑筋。他们正儿八经打印节目单、动员民乐团老哥们上台表演、邀请老朋友为父母写诗歌、整理父母老照片等。活动邀请了宁波话方言歌手扬炀演唱、最牛语文老师桂维诚致辞、宁波著名书法家曹国庆先生献墨宝,还有宁波著名民乐团和当地媒体朋友们。这些都是子女们千方百计邀请前来贺寿的各路精英,为的只是博老人一笑。

寿宴进行中。7名头发斑白的子女穿上唐装,认真唱起《世上只有妈妈好》:“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现场掌声雷动。

葛敏说,这次寿宴名为“最美的歌儿献给妈妈”,这里包含着儿女的感恩之心。这一天,葛尚英眼睛从未离开妻子。他将一枚白金戒指轻轻套在庄佳芬无名指上。转头,又从兜里掏出一包治疗糖尿病的药,掰出一粒递给妻子:“老太婆,你该吃药了。”

葛尚英修畚斗。

葛尚英锯木板。

养生有道 九旬老人身体健

如今,已97岁高龄的葛尚英,把自己的晚年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大女儿常年随伺在侧,其余6名子女轮流上门陪护。他过得快乐、满足。

葛家小院收拾得干净利落。一面白墙爬满绿藤,另一面的墙根下放着藤椅、他爱吃的零食红枣,还有常常阅读的几份报纸。几步外就是热闹的街河,穿堂风吹过,将鼎沸的人声带进小院。工作了几十年的药店就在附近,明媚的秋日阳光夹杂着隐隐的桂花香,直透肺腑。“真香啊,这味道和当年的一模一样呢。”葛尚英眯起了眼,悄悄打了个盹儿。

大女儿葛君说,父亲养生有道。每天清晨即起,吃饭、看报、散步,之后会拿出工具修补旧家具,把这个当成锻炼。家人拦都拦不住。

“已经老早可以丢掉的烂畚斗,爸爸一定要用老虎钳、铲刀、铁皮修补,说可以用。”葛君说,这个爱好也算别具一格了。

在葛家与其他邻居公用的院子里,还放着木匠台、草药铡刀等。走路都有些不稳的葛尚英,有时会从屋子里拆下已经损朽的木地板,锯一锯,再接一块。2018年的夏天,老先生在院子里帮邻舍铡草药。邻居说:“葛伯伯,你这么大年纪了,别做了。”葛尚英摆摆手:“一辈子做惯了的。交给我,放心吧。”

有时,三个女儿作陪,陪着葛尚英打打小麻将,活动筋骨,逗老人开开心。

拿到纪念章后两日,葛尚英除了心情激动,身上的老毛病奇迹般退下去了。说来令人不信,这两天他到药店测量身体,连量两次,血压、心脏都恢复得极好。葛尚英说:“这都是那块纪念章的功劳。”

葛敏更是从网上找了纪念章颁发相关资料,一字一句读给他听:“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颁发给下述对象中符合条件的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健在的老战士老同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获得国家级表彰奖励及以上荣誉并健在的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因参战荣立一等功以上奖励并健在的军队人员(含退役军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做出杰出贡献的国际友人……”

葛尚英听着听着,擦起了眼泪。葛君也陪着落泪:“爸,喜事呢。”葛敏更是即兴献了一首诗:丹桂飘香迎喜报,普天同庆国庆到。荣获中央纪念章,葛家门前喜鹊叫。人逢喜事精神爽,九旬老人乐陶陶。共庆建国七十载,不忘初心团结好。吾辈牢记家父言,家训家规记得牢。新时代,新征程,继承传统立功劳。新长征,新目标,葛家后人志气豪。两个百年梦成真,民族复兴逐春潮。

葛尚英听得兴头大起。葛敏又即兴为老人献了一首诗:一枚奖章闪金光,二眼炯炯意气爽。三餐茶饭味道好,四季起居赏花香。五谷杂粮搭花样,六神有主精力旺。七个子女伴身旁,八圈麻将常胜王。九点钟后入梦乡,十分圆满百年长。

绿荫架下,朗朗笑声伴着念诗声,飘飘荡荡,悠悠远远。


分享到:
0
97岁老人葛尚英:祖国没有忘记我!
今日镇海   2019年10月10日

77年前,他被日本鬼子吊在庄市大队六份头洋房大树下,用碗口粗的门闩抽打。

77年后,党和政府向他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97岁的葛尚英抚今追昔,眼泪直流——

葛尚英挂着珍贵的纪念章。

9月30日清晨6点,庄市老街张开了朦胧的眼睛。

中大河边的街河北路两侧,是自发形成的菜场。吆喝声、砍肉声、还价声、磨剪刀声以及叮铃叮铃的自行车声,构成了一幅热热闹闹的生活场景。

在街市中间,有一座13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街河北路42—2号。穿过门头、回廊,走进小院子,97岁的葛尚英老先生胸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激动地站在绿荫架下拍照。64岁的小儿子葛刚手握速效救心丸,等在边上随时备用。来来往往的邻居含笑注视,旁观葛家人的庄严仪式。

“几十年前为革命事业做过的事,没想到国家记着我这名普通老头,想起来就流眼泪。”葛尚英含泪带笑。

盛放纪念章的盒子。

荣誉勋章 揭开当年革命往事

1942年9月30日,是葛尚英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庄市老街两侧的桂花在枝头幽幽吐芳,谦益斋药店学徒葛尚英却无心消受,一群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破门而入,把正在劳作的他带走,一路用日语叽里咕噜喝骂,时不时推搡开打。葛尚英明白:也许自己的生命就要终结在这一年的金秋时节。

73岁的二儿子葛敏回忆说,爸爸曾经在很久之前,提起过这段往事。当年,葛尚英当学徒的谦益斋药店,是新四军三五支队交通站。交通员借此据点交换情报,葛尚英正是一名地下交通员。

当时的中共庄市区长王剑君(镇海五里牌人,后任新四军三五支队政委),与葛尚英交情颇深。一次,王剑君在老街一带被日军围追,葛尚英借后屋邻居出殡时机,掩护王剑君脱离虎口。新中国成立后,成为少将、教授的王剑君为葛尚英写过证明材料,证实其当年参加过地下工作。这份资料后来备存相关档案部门。

谦益斋药店交通员活动频繁,引起了庄市汤家一名敌伪奸细的怀疑。他将情报交给日本人,于是出现了葛尚英被带走的一幕。

葛尚英被一路押解到庄市大队六份头洋房前大树下。日本人将他吊起来严刑拷打,用的是一根碗口粗的门闩。在老街做弹花活儿的黄先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黄先根牢牢记住这个情景,后来向葛尚英的子女葛敏等人转述:“葛先生真是一条好汉!”

无论敌人怎么拷打,葛尚英咬牙不松口。日本侵略者子弹上膛,准备开枪击杀。关键时刻,同为庄市人的翻译朱伟全站出来,保下了葛尚英:“他是大大的良民,庄市一带很有名,医生,抓药的。”

悠悠往事,随着中大河的流水逝去。

除了家人,葛尚英从未向其他人透露过这段经历。

然而,英雄的事迹不会被掩埋在尘土中。9月30日,镇海供销社系统向葛尚英等三人颁发了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葛尚英激动得好几晚睡不着觉,他告诉孩子们:“国家、党和政府认可了我做过的事,人生荣光,无过于此。”

据悉,除了葛尚英,镇海供销系统还有原书记李纪言和另一位老干部获此奖章。李纪言是山东人,部队转业,今年99岁,于今年6月份逝世。另一位老干部曾将自己所有积蓄捐给革命老区。

如今,这枚荣誉纪念章连同盒子,被葛尚英十分珍重地收藏起来。“纪念章编号2019372276,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这几天,葛敏每天都要在嘴里念叨这句话。

追忆往昔 百年药店承载善心

当年的交通站、葛尚英奉献了大半辈子精力的谦益斋药店旧址,位于街河北路28号,如今更名为庄市供销合作社医药商店。算起来,药店有140多年历史了。

葛尚英在店里工作了63年,熟悉的老人们喜欢喊他“老撮药的”。1937年2月,15岁的葛尚英被家人从宁海送到药店做学徒,师从老板庄耀庭。当时的店名为谦益斋,地址在河北街42号原三眼桥处。

谦益斋店面古朴,老木头老柜子老罐子,店内总飘着一股好闻的药味。由于店内干净清雅,一些旧式文人时常在此出入。

店内工作人员四人,老板庄耀庭兼职医生,三名店员葛尚英、唐才云、乌宝福,负责抓药、炮制药材。药店传到庄耀庭手里,已经营了六七十年,之前由其父亲庄德仁掌铺。至今一百多年来,药店数度更换地址,始终没离开老街。

谦益斋得名与清朝文人高秉钧撰写《谦益斋外科医案》有关。庄耀庭去世后,长子庄起彪继承父业。1944年,庄起彪招葛尚英为上门女婿。后此店传给葛尚英大舅子庄全兴。

1956年,此店纳入公私合营,更名为庄市中西药商店,后改名为供销社医药商店,并沿用至今。

说起老店过往,故事一箩筐。最主要的一条,谦益斋乐做善事,讲究救人第一,穷人实在没钱的,店里免费给药。葛尚英也在老街积累了极高人气,走出去大家都会尊称他一声“葛伯伯”,再夸一句药店行善积德的好。经群众推荐、组织认可,葛尚英先后担任数届镇海县人大代表。

上世纪六十年代,老百姓因饥饿得浮肿病的很多,头脸肿胀,痛苦不堪。为治病救人,葛尚英和店员研制出一种营养粉,能明显减轻浮肿病症状。

“说起来简单,细糠、黄豆磨成粉,加入茯苓、白术等药物,服用后身体有所好转。”葛尚英说。78岁的老店员王素琴接上一句:“当时我们还受到了区里的表扬呢。”

葛尚英在药材行多年,业务极为精熟。1957年,药店公私合营第二年,他担任经理,负责采购药材。当时贵驷、团桥、徐家堰头、湾塘、临江都被合并到庄市,药店则整合成一家,生意做得极大。鼎盛时期,店内每天接待几百号人,看病、抓药、号脉,忙得团团转。

购买药材时,葛尚英先到上海进一些宁波缺少的药材,如党参、黄芪、板蓝根冲剂等。又到绍兴、宁海、天台进乌药等常用药。镇海龙赛医院开业之初,也曾托人让葛尚英多进板蓝根冲剂,供应病人。

后来,葛尚英等一面维持药店生意,一面精研药材,制作了诸如十全大补膏、虎骨木瓜酒等营养品供应乡里。一时买者如云,称道这些都是好东西。

葛尚英佩戴纪念章与家人合影。

安度晚年 儿女成才五代同堂

4年前,与葛尚英相伴一生的妻子庄佳芬永远离开了他。

妻子是葛尚英心中永远的白月光、心头宝。

葛尚英曾经有过一段黑暗岁月,被人误会“代理资方”,遭到批斗,并影响了子女前程。他想离开这个世界,是温柔的妻子用言语开解他,陪着他坚强地走了下去。两人相濡以沫,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如今也都已到了退休的年龄。“我培养的孩子有工程师,有技术人员,有商业人才,个个家庭美满幸福。现在,孙女葛益莹出任中医馆主管中药师,中医事业也后继有人。”葛尚英知足了。

在葛尚英的人生路上,有过很多个重要时刻。2013年2月24日,农历元宵佳节,绝对是其中一个。那一天,葛尚英夫妇双喜临门,一是庄佳芬90岁寿诞,二是夫妻俩结婚70周年,也就是白金婚纪念年。7名子女忙忙碌碌了一段时间,准备了一份惊喜。

当天,老两口身穿大红唐装,笑得合不拢嘴,与子女在老宅合影留念。葛尚英看着盛装的老伴,感觉时间好像回到当年,谦益斋药店的大小姐穿着红缎子旗袍,羞答答站在屋子里,嫁给了药店小伙计。眼睛一眨,就是一辈子了。

拍过纪念照,孩子们搀扶着两位老人,沿老街慢慢前行。五六十名亲友嘉宾候在不远处的酒店,共同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庄佳芬和葛尚英成婚的地方在宝善堂,即现在居住的街河北。两人在这里拜堂成亲,开枝散叶。如今儿女成家,已经五代同堂。扳指算来,宁海小伙葛尚英从家乡来到药店后,再也没有离开过老街。

三女儿葛珍回忆说,为替老人祝寿,7名子女动足脑筋。他们正儿八经打印节目单、动员民乐团老哥们上台表演、邀请老朋友为父母写诗歌、整理父母老照片等。活动邀请了宁波话方言歌手扬炀演唱、最牛语文老师桂维诚致辞、宁波著名书法家曹国庆先生献墨宝,还有宁波著名民乐团和当地媒体朋友们。这些都是子女们千方百计邀请前来贺寿的各路精英,为的只是博老人一笑。

寿宴进行中。7名头发斑白的子女穿上唐装,认真唱起《世上只有妈妈好》:“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现场掌声雷动。

葛敏说,这次寿宴名为“最美的歌儿献给妈妈”,这里包含着儿女的感恩之心。这一天,葛尚英眼睛从未离开妻子。他将一枚白金戒指轻轻套在庄佳芬无名指上。转头,又从兜里掏出一包治疗糖尿病的药,掰出一粒递给妻子:“老太婆,你该吃药了。”

葛尚英修畚斗。

葛尚英锯木板。

养生有道 九旬老人身体健

如今,已97岁高龄的葛尚英,把自己的晚年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大女儿常年随伺在侧,其余6名子女轮流上门陪护。他过得快乐、满足。

葛家小院收拾得干净利落。一面白墙爬满绿藤,另一面的墙根下放着藤椅、他爱吃的零食红枣,还有常常阅读的几份报纸。几步外就是热闹的街河,穿堂风吹过,将鼎沸的人声带进小院。工作了几十年的药店就在附近,明媚的秋日阳光夹杂着隐隐的桂花香,直透肺腑。“真香啊,这味道和当年的一模一样呢。”葛尚英眯起了眼,悄悄打了个盹儿。

大女儿葛君说,父亲养生有道。每天清晨即起,吃饭、看报、散步,之后会拿出工具修补旧家具,把这个当成锻炼。家人拦都拦不住。

“已经老早可以丢掉的烂畚斗,爸爸一定要用老虎钳、铲刀、铁皮修补,说可以用。”葛君说,这个爱好也算别具一格了。

在葛家与其他邻居公用的院子里,还放着木匠台、草药铡刀等。走路都有些不稳的葛尚英,有时会从屋子里拆下已经损朽的木地板,锯一锯,再接一块。2018年的夏天,老先生在院子里帮邻舍铡草药。邻居说:“葛伯伯,你这么大年纪了,别做了。”葛尚英摆摆手:“一辈子做惯了的。交给我,放心吧。”

有时,三个女儿作陪,陪着葛尚英打打小麻将,活动筋骨,逗老人开开心。

拿到纪念章后两日,葛尚英除了心情激动,身上的老毛病奇迹般退下去了。说来令人不信,这两天他到药店测量身体,连量两次,血压、心脏都恢复得极好。葛尚英说:“这都是那块纪念章的功劳。”

葛敏更是从网上找了纪念章颁发相关资料,一字一句读给他听:“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颁发给下述对象中符合条件的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健在的老战士老同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获得国家级表彰奖励及以上荣誉并健在的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因参战荣立一等功以上奖励并健在的军队人员(含退役军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做出杰出贡献的国际友人……”

葛尚英听着听着,擦起了眼泪。葛君也陪着落泪:“爸,喜事呢。”葛敏更是即兴献了一首诗:丹桂飘香迎喜报,普天同庆国庆到。荣获中央纪念章,葛家门前喜鹊叫。人逢喜事精神爽,九旬老人乐陶陶。共庆建国七十载,不忘初心团结好。吾辈牢记家父言,家训家规记得牢。新时代,新征程,继承传统立功劳。新长征,新目标,葛家后人志气豪。两个百年梦成真,民族复兴逐春潮。

葛尚英听得兴头大起。葛敏又即兴为老人献了一首诗:一枚奖章闪金光,二眼炯炯意气爽。三餐茶饭味道好,四季起居赏花香。五谷杂粮搭花样,六神有主精力旺。七个子女伴身旁,八圈麻将常胜王。九点钟后入梦乡,十分圆满百年长。

绿荫架下,朗朗笑声伴着念诗声,飘飘荡荡,悠悠远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