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呵护“流动的花朵” 关注外来人员随迁子女心理健康

发布日期:2018-06-26信息来源:今日镇海

  这些年,随着镇海经济社会发展和城乡一体化推进,越来越多的外来务工人员来到镇海。据统计,我区本地常住人口25万左右,而外来人口约为32万。外来人员为我们的城市带来新气息和更强的生命力。但随着外来人口增多,随迁子女的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性问题,越来越成为全社会关注和需要解决的课题。

  如何让这些“流动的花朵”在镇海更好成长?近日,由镇海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立项的“农民工随迁子女城市融合与社会适应干预示范项目”获民政部2018中央财政49.4万元支持。随着中央财政补贴和项目的开展,越来越多的外来工子女将会感受到镇海给予他们的关爱和温暖。

孟繁淼为林做心理咨询治疗。

  多些理解,多些陪伴

  “农民工随迁子女城市融合与社会适应干预示范项目”中,有一项是心理咨询师上门活动。孟繁淼正是义务提供帮助的心理咨询师志愿者,而林晓是他从去年起跟踪治疗的一个对象。当时林晓13岁,上初一,是家长、老师、同学眼里的“头痛学生”。

  “去年见到林晓的时候,她在学校表现不好,作业经常不及时完成,对学习表现出放弃的状态,还经常撒谎。跟同学相处也不融洽,常常搞一些恶作剧,因此老师经常找她父母谈心。”孟繁淼说,林晓父母也为此伤透了脑筋。

  孟繁淼通过走访,发现了林晓出现这种状况的根源。林晓的父母老家在台州,2010年来到宁波工作,2012年林晓的妹妹出生了。“林晓的状况是典型的‘二胎综合征’表现。”孟繁淼说。在妹妹出生之后,父母没有照顾到老大的情绪,让林晓有一种失宠的落寞,她的种种叛逆其实是渴望得到父母的关注。

  “在外来务工子女身上,这种状况会表现得更加明显。因为相比本地孩子来说,外来人员工作、生活压力更大一些,加之远离家乡亲人,老人又不在身边。他们的情绪波动也会间接影响对孩子的日常教育和耐心程度,导致子女缺少有效陪伴和关爱。此外,受传统观念影响,在大人的思维里,姐姐理所当然应该照顾宽容妹妹、多做些家务等等,让孩子产生不平衡心理。这些都是外来人员子女‘二胎综合征’比本地孩子突出的原因。”孟繁淼说。

  根据以往经验,孟繁淼在治疗过程中以无条件积极接纳的态度与林晓建立起信任关系,通过让她讲学校故事,看到自己的闪光点,逐渐让林晓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烦恼和渴望,然后结合她的实际状况,听取本人意见,一次次为林晓设立适合自己的小目标。

  治疗并不仅仅针对林晓本人,孟繁淼和同事也就林晓父母存在的问题同他们沟通,引导父母从老大的角度考虑问题,不再像以前一样忽略她的想法,让她感受到更高质量的陪伴。同时,专门叮嘱他们时常和孩子交流,学习用科学、耐心、温和的方式解决矛盾冲突。

  通过四次专业心理咨询,林晓开始试着接受妹妹,感觉妹妹有时也挺可爱的,并且在父母忙的时候还会照料她。在心理咨询结束的两个多月之后,林晓父母在回访中告诉孟繁淼:“林晓懂事多了,家里也会帮忙做些家务,开学两个月以来作业及时完成,老师一次也没有找过家长,孩子自己也愿意讲些学校的事,还说自己的英语在小组里是最好的。”

  “无论是本地孩子,还是外来人员子女,能让他们感到幸福的,或许并不是物质上的满足,缺少高质量的陪伴、忽略他们的感受,才是很多孩子误入歧途的根源。特别是针对外来人员子女,父母不妨多些陪伴和理解、少些忽视和责备,多给孩子一些积极的反馈和鼓励,孩子的表现自然会越来越好。我们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助更多在镇海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让他们健康成长。”孟繁淼说。

王女士的儿子为老师绘制的贺卡。

  积极乐观,战胜疾病

  “今天我儿子在学校运动会乒乓球颠球比赛中超常发挥,平时练习时,一般颠球50个左右,今天比赛突破100个,为他们班级争光了,我替他开心。”王女士说这些时,上扬的嘴角表现出一个母亲的自豪。

  王女士一家来自湖南,在镇海打拼已经十年有余。儿子今年9岁,目前上小学二年级,如今的他会顶嘴、会调皮、会耍赖,有些顽皮任性,却不失天真活泼。然而4年前,她还在为孩子的多动症烦恼。

  孩子5岁的时候,王女士发现异样,别人家的孩子如果被打了,本能反应肯定是反抗或者哭,而他只是呆呆地坐着不说话。平时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和小朋友相处不好。“后来经过医院诊断,我的儿子患有多动症。”王女士说,“从那时起我就辞职专门照顾儿子,那时候心情很沮丧,老公也在异地工作,我整个人都好像不正常。”

  为了儿子的多动症,王女士跑遍上海、香港、深圳,甚至去国外咨询过,可儿子的病一直没有彻底治好。后来偶然认识了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会长赵丽波,在赵丽波会长的帮助下,经过不间断的心理治疗,如今王女士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女士说。第一次见到赵丽波会长,她就要求王女士不管自己心情怎样,先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赵老师的一句话把我点醒了——‘你想让儿子健康成长,首先你得是一个积极乐观的母亲’。那时候的我,整个人都是颓废的,没心思关注自己的衣着打扮。可能那时候儿子也感觉到我的颓废,整个家庭都笼罩着一层灰色。”后来,王女士在赵会长和专业人员的建议下,先从自己做起,收拾好自己的衣着和心情。

  整个治疗的过程是持续漫长的,但是治疗效果也一次次凸显,王女士的生活逐渐向好。“我曾一度担心孩子会留下心理阴影,后来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舅舅一番话让我最终释怀。‘人的每一次挫折对个体来说都是别人不曾有过的宝贵经历,吸取它带给我们的正能量,那它就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在家人的鼓励和专业人员的持续跟踪帮助下,儿子的病开始好转,整个家庭的氛围也变得积极向上。”

  王女士说,她现在能轻松讲述当年的沮丧和儿子的病情,特别感谢默默帮助他们而又不求回报的人。而不一样的经历让王女士一家都倍加珍惜现在的幸福,儿子的病好了,手风琴拉得很棒,他坚持的事情通常能做好,王女士也坚持做公益。“每过一段时间我会带儿子去看看赵会长,每次儿子都会抱着赵阿姨说很多悄悄话。”王女士说。

镇海小公民俱乐部的孩子们在上课。

  故乡他乡,成长烦恼

  6月18日,周日,9:30,精英小学教学楼一楼教室里,孩子们围着讲台上的老师热烈地讨论着。这些小朋友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年级的孩子,每到周末却聚集在同一间教室里。他们并不是补课,而是每逢周末和假期,跟着退休教师李政权和几位宁波大学教育学院的学生做游戏、玩耍。

  这就是新镇海人小公民俱乐部——“农民工随迁子女城市融合与社会适应干预示范项目”下开展的e乡学娃第三教室活动,专门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创造一个空间,让他们在周末和假期有地方学习、有人照看。如今,新镇海人小公民俱乐部在李政权老师的带领下,已经走过第八个春秋,帮助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娃直面他们的成长烦恼。

  悦悦老家在四川,今年10岁。悦悦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有些自来卷的头发更显出她的调皮可爱。“你帮我看看外面有没有老师,我想从这个窗户爬到外面去。”悦悦对旁边的小伙伴笑着说这些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跨上了教室的一个窗子。悦悦只是调皮而已,因为教室一楼的窗户全部有防盗窗,根本爬不出去。

  “悦悦,你想家吗?”记者问道。“当然想呀,这里没我老家好玩,车好多。在我老家有好多树,我喜欢爬树玩,但是这里不能爬树,大人一看到我爬树就让我下来。而且,在老家还可以去河里捉鱼,我总是一回老家就去河里捉鱼玩。不过,在这里也很开心,能交到新的朋友,学到有趣的知识,还有和蔼可亲的老师。和朋友们一起,我也会暂时忘记想家的烦恼。”说话的间隙,悦悦已经从一米多高的窗户上纵身一跃,平稳地落到教室地面。

  来自贵州的天天今年9岁,跟着父母住在镇海,有一个姐姐留在老家跟随爷爷奶奶生活,每年只有寒暑假期间才能回老家见到姐姐。“我希望跟姐姐每天都在一起。我特别羡慕周围一些同学,他们可以和兄弟姐妹朝夕相处,但是有些还不珍惜,经常吵架。我和姐姐关系特别好,没有人比姐姐对我更好了,她不在身边,我有时候会感到孤单。好在暑假就要到了,过不多久我就可以回老家,姐姐说为我准备了一个礼物,真想让这几天一秒过完。”天天说。

  据悉,新镇海人小公民俱乐部每逢周末和节假日都会开课,摘草莓、慰问老人、扫墓、学习农科知识……志愿者老师为孩子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在这里,每个孩子都感受到来自镇海人民的问候和温暖。

  公益服务,疏导心理

  日前,获民政部2018中央财政49.4万元支持的镇海“农民工随迁子女城市融合与社会适应干预示范项目”正式启动,针对农民工子女提供专业的心理服务。该项目由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立项,是今年浙江省唯一入选的农民工子女心理服务项目。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是家5A级专业从事心理健康公益服务的社会组织。

  去年,我区一份针对近1800名外来娃及其家长的调查研究显示,有近一半的孩子存在较严重的社交焦虑、冲动倾向等心理问题,且有六成家长对孩子关心不够。面对频繁的流转、陌生的生存环境以及城市社会的排斥与歧视,“外来娃”在融入社会和文化上遭遇不少障碍。2017年,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申报的镇海区“农民工子女心理疏导示范项目”获中央财政44万元支持。通过9个月的精细化工作,项目团队超额完成项目计划,在年终审核中获得民政部好评。

  镇海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会长赵丽波说,今年的申报项目,是在去年基础上对农民工孩子服务的进一步深化。按照计划,项目将以“心理咨询师+志愿者”为技术力量,对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进行城市社会融入调研并建档1000份,建立第三教室6处,开展54次活动,如提供社会交往、适应能力等系列服务,开展安全教育、校园欺凌与危机预防、亲子户外拓展等,预计服务外来娃2400人次。

  2017年《农民工子女心理疏导示范项目》的实施,初步构建了“心理服务志愿者孵化基地”;创建了“e”乡学娃公益品牌;建立了10家“e”乡学娃筑梦学堂;初步构建“农民工子女心理工作体系”。

  “今年,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服务的项目、内容在去年的基础上,向社会适应和融入性倾斜。”赵丽波说。服务团队中增加了宁波大学心理学专家设计的《社会适应量表》和《城市社会融入量表》,来了解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城市融合现状,为下一步提供精准性服务提供依据;同时,增加亲子户外拓展活动、老师素质提升培训等服务,进一步完善“农民工子女心理工作体系”。

  “让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更好地融入集体生活和城市环境,需要家长、学校和社会的共同努力。”区心理咨询工作者协会会长赵丽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