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风格的书吧,LOFT风格的餐厅,蕴含着从“0”到“1”设计思想、黑科技酷炫式的展厅……中官路上有一座很特别的孵化器——宁波新材料初创产业园,园区建筑色彩鲜艳、绿草如茵,漫步其中感觉置身公园,却集聚着25家新材料类的初创企业。

  不像其他众创空间或孵化器那样提供免费场地,这个园区对入驻企业不仅要收房租,而且一旦发觉项目跟园区理念、定位不相符,不管来头多大、名声多响,不论是不是拥有“千人”“万人”“教授”“博士”头衔的高端人才,园区总经理乌学东都会劝退他们、尽早止损。

  事实上,这个新近获得“新材料+”制造业国家级双创基地称号的创业平台,这个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专业型高端孵化器,正以找“对象”的标准寻找孵化项目,要求入驻企业尤其是企业创始人与园区“三观一致”。

  创业维艰,

  创业者须倾尽全力

  “企业创始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做一家‘零瑕疵’企业的想法,核心技术未能精益求精、多次迭代,就急忙寻求规模化,内部管理混乱,市场定位散乱……”谈到一些被劝离的初创企业,乌学东将其归咎于创业团队没有真正做好创业准备,包括心理上和资源上,“很多高层次人才说是要创业,但都给自己留了后路,这样的‘机会主义者’即使成功也只是侥幸,我们不能寄希望在小概率事件上。”

  乌学东以前是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研究员,他认为创业不比学术研究容易。“创业要成功,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必须要历经‘规模化验证’和‘商业化验证’两个生死考验,一环扣着一环,每一环都充满风险,每一环都要成功,不允许失败。”

  “我们不唯学历、不唯身份,只求创业者要真心实意地做一件事。”乌学东告诉记者,新材料领域的创客们多数出自高校院所的高层次人才,很多还兼着科研学术的管理职务,这样很难全身心投入。“我们希望创业者是倾尽全力的,因为人的精力有限,两头都不想放,最后只会导致两头都做不好。”

  园区内卓有成果的企业大多系创业者全力创业。比如已经成功牵手国际巨头A公司的中科毕普拉斯,系三名从中科院宁波材料所辞职的博士研究员带着200万元启动资金创建的;建成国家电网中第一个光电储能一体化项目的中科孚奇,创始人也是辞去均胜电子高管职位,来初创园重起炉灶。“创业,千万别信有什么奇迹或馅饼会砸你头上,一定是全身心投入战胜种种挑战的结果。”参与园区管理两年,乌学东笑称自己经历了从科学家转型为企业家的酸甜苦辣。

  按照上市“小目标”

  打造零瑕疵企业

  从初创园建立开始的两年时间里,依托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技术储备和人才优势,乌学东和同事们主动填补创新链向产业链衔接与转换时的“短板”,帮助多家企业找到了适合他们的盈利模式和市场定位。

  不仅如此,作为企业孵化机构,乌学东的服务团队为创客团队和初创企业提供了审批、财务等全方位的服务,从而也对企业发展的全过程进行了把控。“我们对企业环评、能评、安全生产、工商税务、财务等方面都进行管理,以上市企业的标准打造‘零瑕疵’企业。”

  “创业团队得有一些情怀,胸中要有大格局,最好有个上市的‘小目标’。”乌学东认为,靠做假账、偷排等行为牟利的企业难以持久,按照需求驱动提升技术顺应市场才是长久之计。“根据上市企业的业绩要求倒推每年的发展目标,CEO的KPI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事实上,要求创业者倾尽全力,和以上市为准绳要求企业业绩、管理“零瑕疵”——这样严苛的选拔和管理,使得初创园入驻的25家企业大多发展健康,累计注册资金已逾3.8亿元。

  目前,园区九成场地已被租用,想要入驻的企业一地难求。园区集聚了200多名优秀的创业创新人才,多家企业凭借领先的技术崭露头角,具备行业“小巨人”的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