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人用史料力证镇海海丝历史地位

发布日期:2018-12-30 11:19信息来源:区档案局浏览量:

背景颜色:

海上丝绸之路,简称海丝,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也称“海上陶瓷之路” 和“海上香料之路”。

海丝萌芽于商周,发展于春秋战国,形成于秦汉,兴于唐宋,转变于明清,是已知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中国海上丝路分为东海航线和南海航线两条线路,在被称为“东方海上丝路”的东海航线中,镇海承担着起碇港的责任,于宋朝时期成为中国、高丽(今朝鲜半岛东南部、中南部)及日本的海上贸易主要港口的出海点,如今还留有航济亭、利涉道头、万斛神舟、招宝山船场等古地名、旧史料。

镇海海丝文物青白釉瓷碗,古炮,以及从镇海民间征集来的文史资料是镇海海丝历史地位的有力佐证。有心人士根据史料进行了复原展览,向社会展示了海丝文化成果。如几年前,在沿江路号称“明州第一码头”的利涉道头附近航济亭中举办了一次“海丝瓷器展”。这些瓷器虽为仿制品,却完美呈现了当年海丝商品的精美。根据资料记载复制而成的瓷器,其瓷质“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且“质韫珠光堪作鉴,纹镂花鸟具传神。”令人叫绝。

镇海招宝山的东南麓,有一幅气势巍峨的题字“六国来王处、平倭第一关”。这是明嘉靖年间浙直总兵卢镗所题。时镇海为倭贡道,由朝廷派遣抗倭最高地方武官钦差镇守浙直等处总兵官驻镇海。

面对来朝贺贡的繁忙景象和时不时背水一战、平倭抗寇的种种事宜,卢镗有感而发,短短10字诉尽了当年各国使节远渡重洋,从镇海登陆,向我华夏朝贡的非凡景象。

徐春伟及镇海一些文史专家通过史料搜寻,找到了种种的文字资料佐证。如《新唐书•东夷•日本》中写道:新罗梗海道,更繇明、越州朝贡。宋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中直接宣告了镇海起碇港的定位:自元丰以后,朝廷遣使,皆由明州定海放洋,绝海而北。

而作为镇海本土史料的南宋宝庆《四明志》记载更为详细:望海镇去明州七十余里,俯临大海,与新罗日本诸番接界。请据敕文不隶属明州,许之;出定海,有蛟门、虎蹲天设之险,实一要会也;带江濒海之地,蛮舶之贾于明,明舟之贩于他郡,率由此出入,鲛门、虎蹲可以舣缆,谓之泊潮。县御前水军云屯数千灶。

徐春伟解释,宝庆《四明志》中对镇海的地理位置、与宁波的区别,以及地线地貌、海口景观、商贸往来都做了详细描绘。

此后,在《明史》中写道:镇守浙江总兵官一人,嘉靖三十四年设,总理浙直海防。三十五年,改镇守浙直。四十二年,改镇守浙江,旧驻定海县。

明嘉靖《宁波府志》记载:望海之镇,自宋已为国家雄图,于今滋重。南控昌国,北倚临观,经象山则石浦、钱爵扼其冲,制慈溪则龙山、观海蚁其后,控定海则穿山、嵩郭捍其南。

最为关键的是,明县人薛俊《日本考略》中写出:凡贡献必由于定(海),次于宁(波)郡(城),以及杭(州)省(城),然达于京师。故定为喉舌所也。

到了清朝,雍正《浙江通志•海防》写道:宁波三面际海,北面尤孤悬海滨。吴淞、海门呼吸可接,东出镇海,大洋辽阔,南连闽粤,西通吴会,舟山突起中洲,延袤四百余里,控扼日本诸蕃,厥惟咽喉之地。故以要害而论,镇海为宁绍之门户,舟山为镇海之外藩。海上设备多途。宁波当全浙之冲,尤不可不厚集其力也。

雍正《宁波府志》佐证:宁郡六县,县皆滨海,蛟门虎蹲,雄峙海口,招宝一山,屏障大洋。西南自岭粤,东北达辽左,延袤一万四千余里,商船番舶,乘潮出没,无不取道蛟门,经由招宝,内则联络众省,外则控制东倭,通省之门户,实亦东南一大关键也。天之设险,岂止为一郡形胜哉?

“目前考证一些较为权威的史志史料中,对镇海的定位都相当明确。”徐春伟说,这些都是海丝起碇港的实据。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