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0

她们就是聚丙烯装置的“五朵金花”

发布日期:2018-10-16信息来源:今日镇海

背景颜色:

  1975年,在长三角南翼,沉寂千年的海涂棉田上,第一次响起打桩机的轰鸣声。为解决浙江省燃料供应严重不足的矛盾,中国石化镇海炼化公司的前身——浙江炼油厂正式动工兴建。

  近年来,镇海炼化聚烯烃新产品和专用料开发势头强劲,为公司创效作出了突出贡献。而装置的平稳运行,为新产品和专用料的生产助力不少。镇海炼化化工部聚丙烯装置,从建成至今从未发生过“爆聚”,这在全国聚丙烯企业中是极为少见的。掌控这套装置的,有5名女工。她们同一年出生、同一时期进厂。伴随着企业的变革发展,她们从简单体力劳动的包装工,转型成为掌控复杂装置的操作工。面对企业转型发展的大势,起点不高的她们不抱怨、不放弃,一步一个脚印,从外操成长为内主操。33岁时再起步,16年的潜心锤炼,成功演绎了“五朵金花”挑战现代化生产装置的故事,她们是:姚敏芬、邬爱华、俞萍芬、胡绍军、贺晓红。

  在线性低密度聚乙烯装置前合影,从左依次姚敏芬、邬爱华、俞萍芬、贺晓红、胡绍军。(洪昌鹏 摄)

  “五朵金花”要退休

  今年9月,邬爱华光荣退休了。

  邬爱华是镇海炼化化工部聚丙烯装置内主操。对于这一天的到来,她曾经盼望过。自从1984年招工进厂,已经倒班30多年,谁能连续倒班30多年而一直无怨无悔呢?特别是最近几年,她渐渐觉得体力不支,记忆力也有所下降,每次接到工作电话,她都会用笔记下通话内容,生怕过一会儿就忘了。她不止一次地想:老啦,是该离开啦。

  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邬爱华忽然非常不舍,30多年来的点点滴滴,全都鲜活地浮现在眼前,那收获时的欢笑,那拼搏中的汗水,甚至是曾经抱怨过的那些烦恼和劳累,全都有了甜蜜的味道。

  同样不舍的,还有化工部聚烯烃区域党支部书记、高级主管史绽春。早在今年年初,史绽春就多次向化工部主任方学云敲边鼓:“从今年9月到明年8月,‘五朵金花’将陆续退休,压力很大啊!”

  方学云凝神看着自己的爱将,见对方一贯坚毅的脸上隐隐透着担心,于是安慰道:“我知道区域提前三年就在培养接替她们的人选,我相信她们的离开不会对正常生产造成影响。尽管如此,压力还是有的,毕竟是这么优秀的内主操集中退休。”

  “是啊。”史绽春赞同地点点头:“除了压力,更多的是惋惜。她们一步步成长为内主操,并坚守在内主操岗位上直到退休;她们不仅技能高超,还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的操作经验,带出了一批批的徒弟,实现‘百花齐放春满园’,实在是令人敬佩啊!”

“五朵金花”开展新牌号生产参数调整讨论。(洪昌鹏 摄)

  谁说女子不如男

  镇海炼化的大化肥装置,曾经也有过辉煌的历史。

  1980年9月,成立五年的镇海炼化上了一个年产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的大化肥装置项目。到1994年,尿素产量61.45万吨,曾创我国大化肥装置年产量的历史最高纪录;1998年,尿素产量再创新纪录,达到68.2万吨。大化肥工程曾获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

  大化肥装置是对浙江农业、对镇海炼化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的“功勋装置”,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招工进厂的“五朵金花”,都曾亲眼见证过大化肥装置的辉煌。至今回忆起欢庆大化肥装置年产量创国内历史最高纪录的热闹场面,她们的眼睛里还闪烁着自豪的光芒。

  2002年,镇海炼化敏锐地感受到国内化肥产能出现过剩的趋势,决定进行产品结构调整,在化肥厂增上一套20万吨/年聚丙烯装置(简称1PP装置),同时计划采取稳步过渡的方式,在确保浙江农业生产需要的前提下,停产尿素。根据公司改革发展需要,部分包装岗位人员分流到了1PP装置,“五朵金花”中的其中四位──邬爱华、俞萍芬、胡绍军、姚敏芬就在其中。

  这4名女工都是初中生,自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招工进厂后,一直在大化肥装置包装岗位上工作,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尿素装袋、皮带巡检和点包等,一干就是十五六年。如今,要从纯体力劳动的简单工种,变成现代化化工装置的操作工,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化工部安全总监费国士,当时是聚丙烯装置班长,负责新调入人员的培训工作。记得4名女工刚调到1PP装置时,有一次,化工部老区装置施工作业需要用火监护人,请求他们支援,费国士便安排几名女工去看火。看火?几名女工一脸茫然,原来她们连看火的概念都没有。可是她们并没有退缩,而是认真学习用火监护人的监护职责、监护内容及监护注意事项等知识,看火时也特别认真,后来连部领导都在部调度会上夸奖她们。

  这件事,令费国士对她们刮目相看,也增加了部领导培养她们的信心。

  其实,对于这些女工的培养,化工部领导班子有过多次研究。该把她们往什么方向培养呢?当外操吧,30多岁的女同志,担心体力跟不上;当内操吧,与炼油装置相比,化工装置工艺流程更复杂,联锁等辅助设施更多,操作难度更大,担心她们掌握不了。可是,当时国内的化工企业管理者普遍认为女工不能胜任化工装置操作工作,如果能将这几名女工培养出来,不仅可以扭转偏见,对其他的女工也是一种激励和鼓舞。最后,化工部领导班子达成了共识,要敢于给这几名女工压担子,将她们培养成出色的操作人员。

“五朵金花”工余学习。(洪昌鹏 摄)

  历时两年培训忙

  4名女工随1PP装置其他操作人员一起,开始了历时两年的培训之旅。先是在公司内部集中培训,后来又到上海、茂名的同类企业里学习。

  在公司内部集中培训期间,主要是学习基本知识和装置流程。

  费国士说:“她们学得特别认真,每人都准备了一个小本子,上课时有听不懂的问题就记下来,晚上再复习、消化。如果还是搞不懂,第二天就问老师。”

  邬爱华用手比画着说:“这么厚的书,这么大的流程图,每天背来背去,上班看,晚上回家也看,家务全扔给了老公,孩子也顾不上管了。”

  为了将装置流程记得更牢,她们采取了“画流程”的方式,铅笔、尺子、橡皮成了她们的标配。把流程图画在A4纸上,画完一遍再画一遍,将两遍画的对照着看,将我画的和你画的对照着看,检验画得是否正确。

  姚敏芬说:“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在画流程图,有时晚上画着画着就睡着了,一觉睡醒接着画。”

  胡绍军说:“如果我们读书的时候有这么用功的话,早就考上清华北大了。”

  胡绍军是个很有情调的人,她画的流程图五颜六色:主线用红色,辅线用蓝色,油路用黄色,重要的阀门用醒目的颜色圈起来。女儿看了,笑着说:“想不到我幼儿园用剩下的水彩笔还能发挥这样的作用。”流程图画好后,她将一张张画有流程图的A4纸拼接起来,形成长长的一串。那时候家里房子小,晚上她和女儿在同一个房间里学习,女儿在书桌上做作业,她便在床上把流程图展开,笑着问:“像不像圣旨?”

  胡绍军与女儿的关系一直很密切。女儿小的时候,只要部里组织活动,她就会带着女儿一起参加。女儿跟着她走遍了附近的许多景点,跟她的同事也慢慢熟识起来。了解到他们工作与学习的艰辛后,女儿学习更认真了。女儿说:“跟你们相比,我现在的读书考试一点也不算辛苦!”

  2010年,读高中的女儿参加了学校的摄影兴趣小组,胡绍军也跟着女儿一起学摄影,慢慢地就在部里有了点名气。今年装置大检修时,部里安排她拍摄大修风采照片,她每天穿梭在大修现场,拍了许多照片,制作成PPT在外操室的电子显示屏上滚动播放。她用相机记录下了火热的大修场面,同时也将这些画面刻在了自己的记忆深处。

  在上海培训时,她们住的是集体宿舍,4人一间,上下铺。正好遇上非典,不能外出,她们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宿舍里学习或讨论。

  有一天,姚敏芬忽然接到家里电话,说她儿子得了阑尾炎,要住院开刀。姚敏芬一听就急了,恨不得立刻飞回去看望儿子,可是再一想,非典期间外出,回来之后要隔离观察一段时间,会耽误很多学习的时间,她狠了狠心,没有回家,只是在电话里关心了一下。至今姚敏芬还觉得愧对儿子,她说:“当时儿子正读幼儿园大班,本来在一家公立幼儿园读得好好的,可是因为我要外出培训,老公又要倒班,实在没人管儿子,只好把儿子送到他奶奶家,临时进了一家私人幼儿园,师资、设备各方面比公立幼儿园差远了。儿子刚上小学的时候学习很吃力,幸好后面慢慢赶了上去。”

2009年12月2PP聚丙烯装置开车准备(中为贺晓红)。(资料图)

  “三八红旗手”之路

  与其他四人不同,贺晓红是2003年底才从炼油聚丙烯装置调到化工部1PP装置的。接到调令的那一刻,她一下子蒙了。炼油聚丙烯装置虽说也叫聚丙烯装置,可是是釜式操作,手动加原料、加催化剂、加添加剂,最初连参数调节都是手动的,后来才有了简单的自动调节系统,与现代化程度极高的1PP装置有些天壤之别。而且,其他人都经过了长时间的系统培训,自己直到装置开工才调过来,叫她怎能不紧张呢?

  一到1PP装置,装置正在进行吹扫、气密等开工准备工作。贺晓红和同事们一起参加到开工准备工作中,她干中学、学中干,在吹扫、气密的过程中抓紧熟悉工艺流程和装置操作。

  1PP装置刚开工的时候,风送系统一直运行不正常,而且每次出现问题的原因都不一样,让人防不胜防。有一天晚上,风送系统的风机突然停运,导致在线混合器Z203堵塞。Z203是装置的心脏设备,一旦堵塞,三剂就无法注入系统,时间久了系统会停止反应,导致装置停车。贺晓红当时是外操,一直根据内操指令在现场进行应急处置,将Z203切出系统、油洗、切入系统、待内操投入三剂建立平衡、观察风送系统故障对装置其他参数带来的影响……整个夜班,她几乎都没有进过操作室。

  每天一接班,贺晓红首先会查看前面几个班的参数曲线,了解一下装置的运行趋势,揣摩一下别的班是如何操作的。如果别的班出现了装置异常,她会认真查看装置异常波动分析报告,学习别的班处理装置异常的经验。她处处留心,进步很快,2010年2PP装置开工时,她又被抽调到2PP装置参与开工,后来还当选市“三八红旗手”。

  监盘认真操作熟

  聚丙烯装置投产后,约三年就全部收回了投资,同时解决了当时浙江省没有大型聚丙烯装置的历史,带动了周边塑料行业的发展。

  装置开工成功后,在正常运行阶段,女性工作精细、考虑问题周到的优势显现出来。“五朵金花”监盘特别认真,工艺参数的一点点异常,也逃不过她们的眼睛。有时候她们发现某参数有变化,还会去查历史趋势图,根据参数的变化趋势判断目前的工况。

  “爆聚”是聚丙烯生产过程中常见的异常情况。一旦环管温度控制不稳,聚合反应加剧,生成的聚丙烯结块,导致管线堵塞,对生产的平稳和产品质量的影响都很大,严重时甚至导致停工。每天一接班,俞萍芬首先查看的就是环管温度,上班的时候也对这个参数特别留意。俞萍芬说:“我们监盘认真一点,就能尽早发现异常,及时通过操作调整避免‘爆聚’的发生。”除了环管温度,她对其他工艺参数的监控也很认真。她说:“各个工艺参数之间都是互相关联的,有很多因素会引起环管温度的变化,所以各个参数都要控制平稳。”现在,她已熟记各个工艺参数的控制值,经常在操作画面切换之间,就能敏锐发现各个参数的细微变化,一旦发现异常苗头便及时处理。

  目前,镇海炼化化工部聚丙烯装置共有10名内主操,“五朵金花”恰好占了半壁江山。在她们的精心操作、维护下,镇海炼化聚丙烯装置创造了连续运行856天的全国长周期运行记录。

  近年来,镇海炼化聚烯烃新产品和专用料开发势头强劲,特别是近五年,化工部共生产聚烯烃510万吨,其中新产品和专用料202万吨。

  为了配合新产品和专用料的生产,聚烯烃装置产品牌号切换较为频繁,给装置安全平稳运行带来考验。每次产品牌号一变,装置操作参数都要随之改变。甚至同一牌号的产品,因气温等自然条件不同,操作参数也有差异。

  这个牌号的聚烯烃产品需要加哪些添加剂?加入量是多少?加入量的变化对产品质量有着怎样的影响?当添加剂加入量波动时应该如何处理?……这些与操作息息相关的内容,“五朵金花”都熟记于心。

  贺晓红更是对装置操作如数家珍:“添加剂的加入量对产品质量影响较大,所以要特别小心。如果抗氧剂的计量秤失真,抗氧剂没有加进去,产品就有可能熔脂超标、雾性不合格,这一仓的料全都要降级处理,这可是要按照质量事故来处理。”

  邬爱华说出了其中的奥妙:“我们每人都有一个小本本,列着不同牌号产品所对应的重要参数,一有空就掏出来看看。”

  镇海炼化化工部的前身是始建于1980年的化肥厂,在30多年的创业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放心”文化,形成了从“干放心活、办放心事、做放心人”到“人人争先,事事领先”的放心精神。“‘五朵金花’支持公司改革发展,学到老,干到老,真正践行了‘放心’精神,或者说 ‘放心’精神在她们身上得到了完美诠释。”化工部主任方学云由衷地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