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危化品运输司机 听他讲述运输路上的酸甜苦辣

发布日期:2018-10-11信息来源:今日镇海

背景颜色:

  澳洲的大龙虾、新西兰的纯牛奶、韩国的化妆品……随着网络经济不断发展,人们只需要一台电脑一部手机,足不出户就可以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货物。石油、煤炭、危化品等工业生产的必需品通过一辆辆货车,被安全运送到各个企业,助力社会经济发展。而在镇海港区的码头上,每天有上千辆集装箱货车忙着装运,一片繁忙景象。发达的物流运输业背后,是一群辛苦奔波的货运司机,狭小的驾驶室是他们的工作间,也是生活的家。记者采访了一名危化品运输司机,听他讲述运输路上的酸甜苦辣。

驾驶室后排就是李俊成的“卧室”。

检查罐体。

检查轮胎花纹磨损程度。

  出车之前的安检

  一个周末的午后,镇海宁波金洋化工物流公司物流基地,危化品运输车辆驾驶员李俊成正忙着检查自己的爱车。虽是周末,但对于李俊成来说,只要有出车任务,他就要准时到岗。

  “今天下午我要跑一趟嘉兴,装灌危化品,然后再运回镇海的化工企业。危化品运输车辆不同于一般的运输车辆,罐体里装的都是危险化学品,一旦出现事故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们每一次出车前都要对车辆进行全方位的检查,包括机油、灯光信号、轮胎、油箱、刹车等车辆情况都要一一查验,我们叫‘门检’。”李俊成一边向记者介绍着,一边熟练地打开卡车前盖,检查车辆的机油容量。

  李俊成今年54岁,来自安徽阜阳,他从事运输业已经27年了。“我当了六年消防队员,在消防大队负责驾驶消防车,1991年退伍后,自己买了辆货车,在老家附近跑货运,后来生意渐渐淡下来,经朋友介绍,听说宁波这边运输业比较发达,我就把自己的货车卖了,来到宁波工作。”虽然李俊成离开部队已经很多年了,但他身上依旧保留着军人严谨、担当、吃苦耐劳的品质,作为危化品运输司机,安全责任永远摆在第一位。“每次出车前一共有18个项目要检查,每完成一项检查就要在‘门检’本子上记录。除了检查轮胎、挂车钢板螺栓等车况以外,随车灭火器、安全防护用品、车辆相关标识牌、各类行车证件等也都要检查一遍,虽然检查工作繁琐,但是缺一不可。”李俊成仔细检查每一个轮胎的磨损程度,并不时地钻到车底察看各关键部件的完好情况。

  1995年,李俊成只身一人来到宁波打拼,直到现在依旧把着方向盘在全国各化工企业与化工码头之间奔走。液化气罐车、石油罐车、集装箱罐车……各种类型的运输车辆李俊成都驾驶过,累计行驶里程超百万公里,靠着过硬的驾驶技术,还有他心里牢筑的安全墙,多年来没有出过一起安全事故。“人病不出车,车病不上路。从我从事货运司机以来,这句话一直铭记于心。我手里的方向盘,不仅要控制车辆行驶方向,更要把安全牢牢掌握在我的手里。安全不仅仅是对自己和公司负责,更是对市民和社会负责,尤其是危化品运输车,更是不能有丝毫闪失。”李俊成说。

检查车辆各灯光信号。

李俊成和大货车的合影。

  艰苦的长途货运

  对于长途货运司机来说,虽然驾驶室可以遮风挡雨,但每一趟出车都是一次未知的征途,各种危险、突发情况时有发生。

  “像我们这些开大车的,最怕的就是在雨雪、高温天气行驶,半挂车本来就比小车难驾驶,在高速路上行驶还可以,如果走国道或者一些偏僻的山路,那必须瞪大眼睛,集中注意力,让自己的神经时刻紧绷着。”李俊成记得,有一年夏天,他执行去福建运送业务途中,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滂沱大雨,能见度不足百米,高速上的车辆都跳起了双闪,而一辆小轿车却未开双闪低速并线变道,还好李俊成眼疾手快,及时打了方向盘,才避免了一次交通事故。“危化品运输车辆都比较大,由牵引车和挂车组成,有十几米长,而危化品运输车辆在高速上规定时速必须在60—80码,经常会遇到超车的车辆,所以我们开车精神要高度集中,时常要看看各面反光镜里的情况。”李俊成告诉记者,为了行车安全,现在规定危化品司机每行驶4小时就要进入服务区停车休息20分钟以上,避免疲劳驾驶。

  行车安全只要驾驶员从思想上重视,不存有侥幸心理,都能避免。但是对于偷盗柴油、轮胎等现象却是防不胜防,是货运司机们心里的一块心病。“几年前,有一次我去江苏,因为闹肚子在服务区休息了一段时间,等我准备出发的时候,发现车底下挂着的一个崭新的备胎被人偷走了,价值4000多元啊,不仅白跑了一趟车,还自己贴了不少钱。油箱也曾经被人撬过,一箱油全被偷光了,货物都没准时送到目的地,唉!”说起那些曾经在路上遇到的烦心事,李俊成一阵叹息。不过现在公司在车辆上都安装了3G视频监控和GPS定位装置,特别是安装在驾驶室、油箱、货物卸料口的视频监控装置对车辆进行全程监控跟踪后,偷盗现象已基本被竭制。

  选择了物流运输行业,就选择了栉风沐雨的生活,饥一顿饱一顿更是家常便饭。“有时候跑长途,都来不及吃饭,啃几口面包或泡碗方便面就对付过去了。如车辆中途需要过夜,为了货物安全,我一般睡在车里,冬天还好,夏天就比较难熬,比较闷热。”由于长期不规律生活,李俊成也落下了胃病等货运司机常见的职业病。

检查车辆机油。

  奔波路上念家人

  单一的景致,有规律的发动机声和无人说话的寂寞,货运司机一路上的孤独与枯燥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自打干了这一行,才知道货运司机有多不容易,其他的不说,这一年到头休息的时间屈指可数,陪伴家人也就成了一种奢侈。”李俊成说,与开车的辛劳相比,对家人的思念更令人难以忍受。“由于我们是物流服务行业,化工厂的生产原料靠我们运输,而且化工企业是24小时连续生产的,因此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中秋、春节等中国传统节日了,好在家人非常理解我,支持我的工作,同时多加几次班也能补贴家用。”李俊成感慨,常年奔波在路上,绝大部分都不是回家的路。

  以前,李俊成跑跨省的长途业务,一个月里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只能通过电话与家人互诉思念。如今,虽然李俊成驾驶危化品运输车也很忙碌,责任更重,但好在基本上都能当天来回。“剧毒品运输比较特殊,都是‘两点一线’,路线必须按照通行证规定的从装货地点到卸货地点行驶,中间不能有停留,所以路程并不是很长,主要在江浙沪一带,也不用天天不着家睡驾驶室了。”李俊成说。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