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聚焦镇海>>今日镇海
分享到: 更多

十年不辍推动小区自治的张建明:东邑家园里的贴心人

发布日期:2018-01-24信息来源:中国镇海网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4幢楼,211户居民,位于荣骆路上的东邑家园,是张建明生前居住的地方。

  这小区说大不大,因为楼栋住户少,物业收费难,原本入驻的物业公司在2006年底默默撤出;可说小也不小,物业撤出后小区内一片脏乱,留下了一个困难重重的“大摊子”,无人敢碰。

  这么大的事儿,谁能管?谁愿管?张建明主动请缨。

  “我来!”2007年夏天,在家休养身体的张建明找到了中街社区居委会主任陈贵宾,接过了东邑家园的管理大旗,“小区没人管不是长远之计,这么多居民住得不舒心的话,我心里也难受。我以前经常做基层工作,这方面有经验,我们可以借鉴其他小区的自治模式,自管自治。”

  “老张,小区杂事琐事那么多,你这身体……”陈贵宾感动于张建明的热心肠,却也担心他的健康。

  “放心吧!”

  这一年7月,东邑家园小区自治委员会成立,张建明担任会长,小区内多名热心居民为成员,不计报酬,志愿服务。

  不关机的小区大管家

  小区自治委员会成立了,最难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收物业费。

  有人存在误解,“收了钱,你们委员会可以发福利了”;有人一味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人不愿配合,“我住的时间短,没必要交”……2007年最热的一个月,张建明爬了不知多少级阶梯,才敲开了每一户居民的家门。

  “好几次,我们都被居民赶出家了。”曾是小区自治委员会成员的童富娟回忆,吃了闭门羹、受了委屈的她好几次想退出自治委员会,都被张建明劝了下来。“我们为大家做事,现在不理解,没关系,只要是好事,大家以后肯定会越住越满意的。”张建明乐呵呵地开导她。

  自治委员会收物业费的第一年,张建明在小区内专门辟了一块公告栏,将物业的收支明细一一张贴出来。小区保洁多少钱,绿化养护花了多少……每一笔都清清楚楚,全部用在小区自治管理上,令居民们心服口服。“第二年收物业费时,不少住户主动把钱交给建明哥,还连声道谢呢。”童富娟说,自治委员会成立后,小区面貌整体有了提升。

  自从成了小区的大管家,张建明养成了习惯——手机24小时不关机。“大家愿意找我,说明大家信任我。”这是张建明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因为停车位的事,张建明经常半夜三更接到求助电话,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下楼解决,协调小区居民的停车难问题。“最初,小区就20多个车位。如果不是建明哥征求大家意见,去一遍遍申请,把部分绿化合理辟成停车位,停车更难。”童富娟说。

  “如果没有老张,就没有如今这么和谐美好的东邑家园。”陈贵宾说。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东邑小区的居民们总是说:“人家有事,找物业;我们有事,找建明!”

  一份责任担起大家的爱

  不管有没有事,小区居民,都常把张建明的名字挂在嘴边。

  “我们这里200多户人,谁住哪里,什么工作,家里什么情况,张师傅心里全记着的。”东邑家园居民邱福珠说,与张建明惦记着大家一样,大家也很是关心他的身体,“一段时间没见着他,我们总会互相问几声,张师傅忙什么去了?身体还好吧?”

  骆驼街道棚改工作启动后,张建明放不下的还是小区居民的心头事。小区有一户居民的老家刚好在此次棚改的拆迁中,张建明还主动为居民讲解政策。因为棚改办离小区不远,邱福珠和小区其他居民经常看到在路上奔来跑去的张建明。“那时候看到张师傅,就发现他瘦了。我们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时间停下来说上话。”邱福珠说着说着,就红了眼,“这么好的人,说没就没了,真是太可惜了。”

  “张师傅出殡那天,花圈送来特别多。”邱福珠抹了抹眼角,“很多都是居民自发送的。”

  张建明对居民的这份责任,担得起大家对他的爱和怀念。

  张建明去世几天后的一个深夜,住在东邑家园的邵小国被一通电话打醒了。“原本在骆驼中学教书,退休后回到上海的马老师知道张师傅的噩耗后,连夜委托我,一定要把花圈送到。得知丧礼已结束,马老师很是懊悔。”邵小国说,棚改时,张建明帮了马老师不少忙,省去了上海、镇海多次来回的麻烦。

  十年前,张建明的一句“我来”、一句“放心”,东邑家园就再也没有让人操心过了;十年后,东邑家园的每一个居民,都因为张建明的离开,而伤了心。

  那个24小时不关机、小区每户每家门儿清的“建明哥”,大家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