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中国曲艺,流传千年,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从宫廷到市井,在没有手机、互联网的年代里,戏曲曾丰富着人们的休闲文化生活。抛开生活琐事,泡上一壶茶,听上一曲,便是一场最为惬意的享受。

  作为一座文化底蕴深厚的滨海小城,镇海也有着流传百年、地方特色浓郁的曲艺之花——蛟川走书。一桌一椅一醒木,一人一口一折扇,足不出方寸,便能演绎无限风情。而那些用镇海方言说唱出的一个个故事,也都成为“老镇海”记忆里抹不去的回响。

  然而,近年来,随着市民文化休闲生活的日益丰富及受到外来剧种的冲击,同许多其他传统曲艺项目一样,蛟川走书也正面临着日渐势衰的压力。

  乡曲乡情如何传承,文化记忆又该如何延续?

 

蛟川走书演出现场(资料图)。

 

孩子在后大街社区的传承基地学习。

 

蛟川走书剧本。

 

蛟川走书演出场景(资料图)。

  与时俱进:从“单枪匹马”到合作演出

  2006年6月,蛟川走书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7年5月,蛟川走书成功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好的,你们过来吧,我在家里等着你们。”日前,得知记者一行想要了解蛟川走书发展历史的采访意愿,张亚琴一口答应。

  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一叠报纸,一杯白开水……推门走进里屋,张亚琴正翻看着最近的新闻。这是记者今年第二次见到这位老人。花白的头发,戴着老花眼镜,脸上依旧挂着招牌式笑容,只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更加明显了。

  作为“蛟川走书之母”“蛟川走书第一人”,大家熟知的蛟川走书表演艺术家张亚琴告诉记者,从第一代传承人孔祥笙算起,传到她手上时,蛟川走书其实早已历经百年,她是第五代传承人。

  据张亚琴介绍,深究起蛟川走书的渊源,其准确的创始年代已无从查考,但最早可追溯至清光绪年间。蛟川走书的创始者叫孔祥笙,是镇海西门外涨鑑碶人,原是个农民,年轻时唱田头山歌非常有名,后来他用唱田头山歌的方式说唱故事,再后来就用山歌来说唱大书,并创造了在开场时唱的专门曲调(即俗称的“四句头”“四工火”)。到了谢阿树(又名谢元鸿),因其所住小南门拱形城墙上刻着“蛟川”二字,遂以此为名,称“蛟川走书”。

  “这么多年来,蛟川走书一直在与时俱进,吸收着,改善着。”张亚琴说,初期蛟川走书仅一人演唱,没有乐器伴奏,也无后场唱和,艺人只用两只酒盅,一根竹筷,有节奏地敲打,自唱自和。到了抗日战争前夕,也就是她拜师学艺期间,蛟川走书演变成了一唱一和形式,在庙宇、祠堂或晒场地,用木板搭成一个小平台,演唱者开始用静木、纸扇、手帕等作小道具,伴奏也改用竹板、竹鼓打出节奏,并在落调时用清口唱“哎哎哩啊……”的基本调子。

  “文革后,蛟川走书得到了极大发展,除了主唱,还有专门负责和声的配角,伴奏乐器也增加了琵琶、三弦、箫、笛等,形式更加灵活,演出也更加生动。”张亚琴回忆说,因为其曲调优美,地域性、草根性特征明显,所以是当地群众喜闻乐见的节目。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老百姓一听说有班子来演出,很多人都会赶来看。有的背着板凳,有的站着,看得津津有味。而那种浓郁的乡土气息、那种感觉,现在是找不到了。  

 

笃鼓。

 

醒木和手绢。

  老人心愿:走书能一直传承下去

  作为省一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蛟川走书的传承与发展现状如何?

  记者了解到,为了传承这一珍贵的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在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区文化馆等相关部门精心组织推动下,地方民间曲艺蛟川走书走进校园,并将镇海职教中心定为传承基地,这是宁波大市范围内地方民间曲艺首次在校园中进行课堂化教学,对蛟川走书及其他民间文艺在青少年中的传播,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但是对于蛟川走书的未来,张亚琴还是忧心忡忡。

  “戏曲的生命力是观众,没有了观众,戏曲也就没有了生命。”张亚琴说,不是成为了非遗,这个剧种就能传下去,就能推广起来,它需要有新鲜血液注入,有新的观众喜欢它。

  而谈起自己的现状,张亚琴的眉宇间泛起了淡淡的忧伤。

  原来,在今年初,张亚琴的关门弟子、蛟川走书第六代传承人之一张亚飞不幸因病去世了。而她的登台演出也直接从去年的54场,服务观众近万人,今年缩减为零。

  “年纪越来越大了,大家担心我的身体状况,我已经很久没有登台演出了。”张亚琴很是感慨。

  张亚琴说和她一样的老艺人,有的过世了,有的唱不动了,第六代艺人江亚华也已退休并主事他业,培养过的十几名年轻演员,由于种种原因,很少演唱,仅在春节等少数节日去偏远山区及农村偶尔演出。蛟川走书从业者骤减,正日渐衰微。

  感情很近,思绪却很远。

  张亚琴回忆,二十年前,学走书不仅要自己拜师送礼,最后还要看师傅收不收这个徒弟,而现在“风水轮流转”了。观众出现了年龄断层现象,面对越来越多元的娱乐文化选择,年轻人很难再迈出走进戏曲剧场的这一步,今天的蛟川走书票友,很大一部分是中老年人。

  老人表示,民俗文化的传承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蛟川走书也是一样。她希望,蛟川走书能有年轻人来接起棒,一直传承下去。

 

文化走亲活动(资料图)。

 

伴奏用的扬琴。

 

后大街社区蛟川走书传承基。

  基地传承:丰富孩子假期生活

  伴随着二胡、扬琴悠扬的弹奏声,招宝山街道后大街社区的蛟川走书传承基地里传出了阵阵乐声。

  “隋朝末年,天下混乱。有道是乱世出英雄,该人就是秦琼秦叔宝……”字正腔圆,余音绕梁。

  台下端坐着十几名小朋友,他们虽然年纪尚小,却也被精彩的表演吸引,聚精会神地看着。

  2014年,后大街社区成立蛟川走书传承基地,每当假期,该社区会组织举办蛟川走书暑期课堂,让周边的孩子前来学唱蛟川走书。

  “在我们社区大楼四楼,有一个用来教蛟川走书的教室。假期里,社区组织周边的孩子和学校学生来学唱蛟川走书,我们希望能把蛟川走书传承下去。”该传承基地负责人、后大街社区党委副书记项利萍告诉记者,让孩子张口就能唱老旧的东西是不现实的,但作为镇海人,能知道镇海地方曲艺蛟川走书及它的大致唱腔,是非常有必要的。

  精英小学五年级学生卢镜羽是其中一员。“我平常喜欢唱歌和跳舞,听老师说社区里有蛟川走书的学习班,我就报名参加了。”卢镜羽说,虽然自己是舟山人,但舟山话与宁波话非常相近,学蛟川走书不吃力,现在自己不仅熟悉了蛟川走书的表演形式,还能简单地唱上几句《西湖十景》。

  项利萍说,民俗文化的传承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蛟川走书也一样,要从根子上做好传承、发展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