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0

第一次“甬马”纪实

发布日期:2016-04-13信息来源:本站

背景颜色:

  2015年的9月20日,我自己独立完成了线上北马半程,因为是早晨5点多开始跑的,秋风习习,没有太阳,所以跑完后非常轻松,这让我有点得意忘形了,我大言不惭地在马群里说:10月24日的甬马目标是冲刺2小时20分钟,两年之内完成全马!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我克服种种困难,一有时间就抓紧训练。在甬马的前一天,看到天气预报说明天是高温+艳阳时,很是担心,因为我跑步一般都选择夜跑,艳阳下跑步还没有经历过,我暗暗祈祷,但愿天气预报不准。终于迎来了10月24日,早晨4点40分起床,5点10分我、先生和两位邻居一起从小区出发,他们仨都是跑全马的。我们先来到电影院,大巴已经停好了,这次镇海跑团参加甬马的人特别多,车上基本坐满了人,5点半大巴准时从镇海出发,到了骆驼,又上来不少人,大巴上满满坐了55个人,其中一位老者已经年逾七十,脚上就穿着一双普通的回力牌跑鞋,他参加过上马、厦马等的半程,最好成绩是1小时30分钟,真是让人敬佩。

  终于在7点10分,车子开到了我们比赛的地方,下车后到检录处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这时红艳艳的阳光已经洒满大地,我心想:等跑完要晒成黑人了。路上看到选手们穿着各色比赛服,大家有说有笑,更像是去参加一场狂欢派对,走着走着,我和先生就看不到我们镇海跑团的人了,到了检录处,真是人山人海,最前面是跑全马的,我根本看不到最前面的选手,半马处也全站满了人,我都快没地方站了,大喇叭里主持人在高声介绍着几位著名选手,我倒是也不紧张。

  8点开跑,我跑到起点花了4分多钟的时间,一开始就跟着大部队跑,虽然太阳很猛,但是跑得还轻松,跑了两公里发现配速太快,居然是6分30秒,怕后半程没力气,于是不敢快跑,速度放慢了下来,在4公里处,看到有十几个人排队上卫生间,我为自己早晨一滴水都没喝过叫好。气温越来越高,阳光也越来越猛烈,在阳光的照耀下头有些胀痛,到了5公里处有了供水站,喝了一杯水之后感觉舒服了不少,发现前面有两个530的兔子,决定跟在兔子后面跑,这样跑到了10公里,人已经比平时跑10公里疲惫多了,但是那时还是想冲刺2小时20分钟的目标,所以继续艰难地保持着平时训练的配速。

  在12.5公里的供水站,我喝完水后把一瓶矿泉水从脖子里浇了下去,感觉人凉爽了一点,由于水喝的太多,肚子里感觉全是水,很不舒服,想着心里的目标,又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没几分钟,就觉得胸口有些闷,头也愈加胀痛,我只好再次放慢了脚步。我对自己说:后面几个供水站不能再喝水了,可是到了15公里处,我还是机械地又喝了几杯,再从头上浇下去一瓶,我知道自己到了撞墙期了,那时的我真想直接躺在草地上,彻底放弃比赛。在身体极其疲劳的时候,我头脑倒是非常清晰,居然想起《骆驼祥子》中祥子在烈日下拉车的情景:走了会儿,脚心跟鞋袜粘在一块,好像踩着块湿泥,非常难过,本来不想再喝水,可是见了井不由得又过去灌了一气,不为解渴,似乎专为享受井水那点凉气,从口腔到胃里,忽然凉了一下,身上的毛孔猛地一收缩,打个冷战,非常舒服。喝完,他连连地打嗝,水要往上漾。

  这段描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祥子在烈日下为了生存挣命。 我这又是为了什么呢?天还没亮就出发,辛辛苦苦赶到这里,在烈日下疯子一样奔跑,难道我为了追求成绩要以伤害健康为代价吗?当初决定跑马不是为了锻炼身体,让自己活得更有品质吗?从12公里开始,我就不断看到有人昏倒在地,被志愿者放在担架上抬上救护车,我在想,我们跑步的目的是为了更健康,而不是拿生命去赌注!于是我放弃了冲刺2小时20分钟的目标,决定只要跑进3小时就是胜利,放弃目标后,人感觉轻松了很多,到了16公里多的时候,半马和全马开始分道扬镳,那两个530的兔子不见了,回头看看后面还有不少人,我继续咬牙坚持着,头上的艳阳晒在身上已经麻木,摸一下脖子,居然都起了盐花。

  17.5公里的地方,有小蛋糕和士力架,志愿者热情递过来,我摇摇头,那时多么希望递过来的是一块西瓜啊!终于看到了18公里处,我知道自己已经快胜利了,就这样慢慢跑啊跑,傻傻地过了终点,一看时间,还不到2小时40分钟,居然比线上北马成绩进步了。过了终点后,倒是没感到特别疲惫,也没有特别的喜悦,非常平静地叫旁边的一位选手帮忙给拍了张照片,然后机械走了出去,在出口处,志愿者发给我半马完赛的奖牌,我接过来挂在了胸前,再领了一袋食物和水,太阳依旧毒辣,走到世纪金源大酒店门口坐了下来,感到饿了,于是吃了一只小面包,当时已经11点半了,几个小时暴晒之后,身体极度疲劳,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感觉自已经没力气在烈日下走到停车场,就这么一直坐着,等到先生跑完全程后,我们又顶着烈日走到了停车场,到了车上,大部分人已经在了,大家很是兴奋,互报成绩,交流经验,舞者的全马成绩让人惊喜:3小时48分,名列女子组15名;而那位年逾七十的老者说今天太热,成绩不理想,2小时20分,我心里暗想:希望我也能在年逾七十的时候,依然在奔跑。

  从赛前获得的数据统计可以看出,参加首届甬马的男选手人数大幅度盖过女选手。半程项目上,男子参赛人数约为女子参赛人数的2.8倍,而41到50岁的女选手只占了5%,想我只练习了7个月的长跑,能参加这样一次盛会,顺利完赛,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同时这次半马,也让我明白了敬畏马拉松,敬畏生命的真正含义,也使我明白,在全马的道路上,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