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十七房郑氏与“宁波帮”

发布日期:2014-05-05 17:15信息来源:今日镇海浏览量:

背景颜色:

郑氏十七房自十年前被发现以来,新华社、《人民日报》、《文汇报》、《中国文物报》、《浙江日报》、香港《文汇报》等众多媒体竞相报道,一时间成了海内外的焦点新闻,在新一轮的《宁波市城市总体规划》中明确把十七房列为保护区域。但从十七房的研究来看,大多数学者从科举考试的角度来研究分析,似乎十七房缺少状元,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其实,十七房郑氏作为大型的家族商帮,其经商时间在宁波帮中属于最早;其经商人数之众,势力之大,在宁波帮中极为罕见,可是这些至今尚鲜为人知,新出版的《宁波帮大辞典》很少提及十七房郑氏的经商活动。今根据明代嘉靖42年版《定海县志》、清代光绪七年刊刻的《澥浦郑氏宗谱》,对郑氏家族的经商、对十七房郑氏的文化渊源、在国内商界的影响、在宁波帮中的创始地位、最早的“红顶商人”、十七房郑氏是宁波帮中绵延时间最长、势力最大的商业家族等作全面的研究,以便重新认识十七房的文化内涵及保护开发价值。

一、宁波帮中最早的家族商帮——十七房郑氏

十七房郑氏作为大型的家族商帮,其经商时间之早、人数之众、势力之大,在宁波帮中极为罕见。十七房郑氏家族商帮形成于清初,是宁波帮中最早的家族商帮,鼎盛于鸦片战争之后,本来应该作为宁波帮研究的重点,但时至今日尚鲜为人知,新出版的《宁波帮大辞典》、《镇海县志》、《宁波市志》等几乎没有提及十七房郑氏的经商活动,颇令人遗憾。而此前研究者对十七房郑氏经商活动知之甚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缺少对十七房研究资料的全面搜集掌握,研究者显然没有顾及到明清时期定海(后称镇海)县志里的相关的明确记载。存世稀少的清光绪七年刻本《澥浦郑氏宗谱》当年共印20套,如今历经百年风雨存世仅3套(一套存天一阁,一套存上海图书馆,一套存郑氏后裔上海郑梦飞处),由于借阅不便等条件所限,十七房的研究者均未对上述史料进行深入分析和综合研究。

1、史志谱牒中有关十七房郑氏家族商帮经商历史的记载。  

据《澥浦郑氏宗谱》载:“郑氏巾卷不绝,代有闻人。”明清时期郑氏一族致力科举,自南宋理宗时从河南荥阳为避金兵之乱迁居灵绪乡(今澥浦镇)的择山下的塘路沿(今十七房村)的郑氏,六世之后,世代业儒,代代封禄。明代考上岁贡生的有郑雍(宣德7年)、郑普(正统7年)、郑文献(成化12年)、郑珞(成化14年)、郑文魁(弘治7年)、郑滔(嘉靖24年)等,这些人分别被封为主簿、教谕、训导等官职(明代《定海县志》),郑文瑞被封为瑞安知县(《澥浦郑氏宗谱》)。十七房至今犹存进士门第、大夫第等七座,存有清代“圣旨”石匾,有清代成亲王和郑板桥等为十七房所题的楹联,有林则徐、姚燮、徐时栋等在十七房留下的酬唱等。郑谦(1765—1840)嘉庆22年(1817)中进士,官封福建南平知县,郑权同治4年中举人,其子郑传笈光绪14年中举,宗祠里现存“父子登科”、“父子及第”等匾额。十七房郑氏的文化成果主要包括诗集和谱牒:郑德峻著的《镜蓉馆诗钞》,郑传銛著的《寄梦庐诗草》二卷,郑光礽编的《澥浦郑氏家谱》(乾隆30年刊刻,已佚),郑传澜编的《澥浦郑氏宗谱》十卷(光绪7年刻本),郑一夔、郑理芳等重修的《前绪乡郑氏宗谱》四卷首一卷(民国时期印本)等。十七房郑氏经商而不忘文化上的追求,折射了宁波帮儒商的本色。郑氏商人以诚信为本,和气生财,敢冒风险,克勤克俭等经营理念,是植根于郑氏的儒学渊源的。

十七房郑氏经商历史很早,起码在明代已有经商活动记载,明代正德3年(1508)镇海(当时称定海)大旱,“禾黍无收,民采蕨聊生不给,至鬻男女以食。”十七房商人郑冲输粟而授嘉奖。( 明嘉靖《定海县志•人物》),十七房郑文麒明代嘉靖初年(1526)经商致富,捐例贡,授登仕郎,续封文林郎(明嘉靖《定海县志•人物》)。清代郑世昌(1644—1728)在康熙中叶已“承父命,外出经商”。他们父子在北京东四大街开设“四恒银号”,据陈夔龙《梦蕉亭杂记》载:“四恒者,恒兴、恒利、恒和、恒源,均系甬商经纪,开设京都已有二百余年,信用最著,流通亦广。” “四恒银号”当时是京师著名店铺,京中大宗商务,如木厂、洋货庄、山西票号、粮食铺、典当铺,都向四恒借贷银两。郑世昌家族经商活动,距今已有330年的历史。

乾隆以后,十七房郑氏的经商家族有好几个。第一个经商家族是郑光礽(1707—1782)。他“精于白圭之术”。壮年(乾隆初年)在嘉兴、苏州一带经商,“弃取废举,屡能奇中,数致千金,而慷慨好施。”乾隆16年(1742)宁波大饥,郑光礽第一个“出粟赈贫民”(新编《镇海县志•人物》),又为“养其族之鳏寡孤独、废疾而贫无所依者,”捐银一千数百两,捐田110亩,被授予“修职郎”。

郑维嘉(?—1788)是第二个商业家族的开创者。他的经商活动约在乾隆前中期。他在宁波城里“操鱼、盐业”。维嘉年迈后,“虑佐理无人”,让长孙郑德标(1767-1849)“弃儒学贾”。乾隆53年(1788),维嘉卒,21岁的郑德表便独立承担起宁波的生意,“内理琐屑,外权奇赢,蓄积余羡,以浸为蛟川巨室”。德表除继续经营鱼盐批发外,还办起了钱庄,实行转账制。嘉庆22年(1819)因“岁歉,发仓储,以赈饿者。又于萧山养济堂施寒衣数百袭,其他舍棺槥、立义冢、建梁、治道……诸义举”,援例授官正五品奉直大夫。中年后(道光初年),郑德表不再主政,将宁波的钱庄交由四子郑勋(1780-1863)来管理。由五子郑熙(1813-1858)“持赀”到绍兴“别营居积”。郑熙很能干,“勤慎周练,屡获倍息”。在绍兴多年,“越中贤豪长者,咸乐与订交”。除儿子外,德表的弟弟德楹(1783-1817)、侄子郑士旦(1801-1844)也帮德表经商。

郑天治(1760—1826)是第三个经商家族的创始人,他到舟山群岛的岱山“营鱼盐业”。他的经商活动约在乾隆末至嘉庆初。其长子郑开芳(1792—1868)17岁(嘉庆14年,1808年)即随父到岱山经商。他“禀承父训,筹画屡中,业日起”。后来,郑天治把生意交给了开芳,自己回到了十七房。郑开芳经营得当,“岱人暨同业者重公行,咸推为领袖”。再后来,郑开芳又把经营管理权交给了弟弟郑开圻(1795—1864)。郑开圻仍为当地商界领袖,郑开圻又把生意传给了儿子。

郑伟烈是第四支经商家族的祖先。他“夙有干才,自少即业甬江”。嘉庆22年(1817),其兄郑谦中进士官福建归化南平知县,因“拙于催科,云负南平县额课”,改任嘉兴府学教授,为了补苴亏损,郑伟烈在宁波“料理旧业”,经过几年的生意,终于偿还了南平县“巨款”。郑伟烈后来捐了五品奉直大夫。

郑惠舜是第五支经商家族。初在广东经商,后“转游吴(苏州),为业鱼盐者操会计,屡获倍息。既乃积己赀,自设廛肆,躬务勤俭,为肆中人倡,业日起。”

第六支经商家族是郑德阶(1799—1866)。在宁波开“泰和”米行、木行。1860年捐了布政司理问衔,摄会稽县学训导,做了几年官。又捐了正四品朝议大夫。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