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商帮的诚信经营传统

发布日期:2008-05-11 10:26信息来源:近强科技浏览量:

背景颜色:

  宁波商帮在沪、港等地都有很大的影响,其诚实守信的经营方针推动了自身的发展,成为宁波帮商业文化的独有特色。

  办实业以诚信立身。王宽诚其父曾教诲子女立身处世,必须宽厚待人。诚实取信,对其有较大影响。他结束在宁波永丰猪行三年学徒工作后,转入江厦街源吉钱庄做放贷工作,事事处处以正直、敦厚、诚实取信于人,严格要求自身生活言行严肃端正,办事公私分明。1935年,王宽诚在宁波泥堰头与人合资开设维大鼎记面粉号,自任经理,对待职工,唯才取人,并订立各项规章制度,赏罚有度。不到两年,面粉号设分号于余姚、镇海、慈溪及宁波市区各区。后来,他到上海推出“维大华行”牌号,又与上海实业界极有名望的李康年合股开设中国钟厂,并任钟厂经理,创出“三五”牌商标,严格要求质量第一,精心制作,蜚声海外。

  诚信为人,启动事业。旅沪宁波籍早期工商业家叶澄衷,年轻时在上海黄浦江上驾舢板为业。一天有个英国洋行经理雇其摆渡到东杨家渡,上岸时将一只公文包遗忘在舢板上。叶发现后,打开看到里面有美金数千元和金刚钻戒指、手表、支票簿等物,就在原地等候。洋行经理赶来寻找,叶把皮包交还给他,打开查看,原物无一挪动。他想到一个中国苦力如此诚实,对财物毫不动心,非常感动。他想给叶酬金,叶硬是不收,后拉叶帮助其做五金生意。过了几年,到1862年,叶积累资本独资开设上海第一家华人开的五金商号——顺记五金洋杂货店,后来号称“五金大王”。

  质量精良,诚信海外。1932年,和丰纱厂经理俞佐宸为使其出品的棉纱在市场上具有竞争能力,与厂内技术人员共同研究,生产一只以“荷蜂”图样作商标的棉纱产品。由于质量优良,逐步取得市场信誉,销路很好。直到20世纪80年代,南洋一带华商还有人打听购买“荷蜂”牌棉纱。另外,20世纪初“实业救国”的宁波籍著名实业家陈万运创办三友实业社,以数百元起家,发展成为拥有资本200多万元和多种品牌产品的近代中国著名民族企业。创办之初,确立“以质取胜”原则,当“三角”牌毛巾畅销市场时,有人建议原料改用当时国产的20支纱,每年可以节省成本30万元。但他认为名牌产品偷工减料等于自我毁灭,坚持从日本进口42支纱为原料,直到“三友”杭厂成立专门纺制优质棉纱。

  诚信从业,降低风险。金融业巨子秦润卿曾任上海钱业公会理事长,经历50多年钱业生涯,其经营方针为注重稳健,信贷讲究一个“实”字。放款之前,考察企业周详,从其前途以至负责人人品,都作全面了解。对客户的负责人,第一看是实业家还是投机家,后者不与之交往;做跑街时,不吃摆花酒、上馆子、送礼品这一套,客户知道他的爱憎,不敢使用不正当方法巴结拉拢。等到放款后,就把这家企业当作自己的实业一样,全力支持,即使这家企业受到市面影响,资金积压,周转失灵,也决不袖手旁观,从而使所放之款大都能收回。

  良好信用,赢得商机。包玉刚把讲信用看做企业经营的根本。他讲,纸上的合同可以撕毁,但签订在心上的合同是撕不毁的,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应该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他的“言必信,信必果”的作风,树立良好信誉,得到银行家们的信赖,为其企业的兴盛发达注入活力。其成功之道就是“与信誉成交,借信誉发展”。如他以初期经营金融业的稳健作风来指导他的航运事业,获得香港汇丰银行的信任。一次日本航运公司急欲租用船只,包告诉汇丰银行高级职员桑达士,他有机会以100万美元购入一艘7200吨级的船只,然后将这艘船给日本公司租用5年,日本公司并愿意由其往来银行开立一张75万美元的信用状资助买下该船,75万金额约为第一年船租,包打算用此信用状向汇丰银行抵押,借到款后去买船。桑达士认为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说包如果能拿到75万美元的信用状,就同意借款。后包拿来信用状,桑达士表示折服。后来包成为汇丰银行的首位华人董事。

  薄利经销,取得诚信。解放前宁波黄金足赤牌价完全根据上海金市。上海金市收牌价每两100元,宁波方聚元银楼店挂牌大约是售出102~103元,收进98~99元,进出相差约4元。但有时进多出少,价格就调为售出101~102元,收进97~98元。方聚元一进一出,两笔交易营业额为200元,而毛利仅为4元,已经是薄利。从中获得顾客的信任,认为购买金货不大会吃亏,碰上金价上涨时还能赚些。方聚元一方面货真价实,划一不欺,又笑脸相迎,百挑不厌,此后就声誉日上,生意鼎盛。此外,新宝华绸布店实行“薄利多销”的营业方针,在薄利上争信誉,在多卖上求利润,规定“著名商品贴价卖,大众商品平价卖,高档商品赚钱卖”。

  诚信进货,树立信誉。商品精良是商业信誉的重要一环,宁波同仁泰百货店就十分重视,在进货时就很注意。由于当时民族工业很不发达,产品多用半机械或手工操作,同时原材料不稳定,影响到质量也不稳定。同一牌子甚至同一批、同一包,长短厚薄质量也相差悬殊。而同仁泰百货店进货时极少失误,又实行厂店挂钩,商品如有质量问题,可以直接与工厂商量调换。其经营方针赢得许多“回头客”。

  计量上的诚信。新宝华绸布店专门设立复尺台,规定营业员做好生意,须填好三联帐单,注明单价、数量、金额,其中一联交复尺台,凭单核对单价和数量,存根则作为统计奖金的依据。不论大小商品,都不直接包装,必须经过复尺台这一关,这种做法得到顾客的信任。寿全斋国药号是宁波一家名闻遐迩的具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老店,坚持“货真价实”、“尊古泡制”的经营方针。接方撮药时,如一张处方要撮药五帖,其一味用三钱,就一次称一两半,分配第一帖三钱后,一定要复秤戥中尚存的一两二钱,再依次递减到第五帖,保证每味药校对无误,在处方单上签章后,方可包扎。

  借款守信,扩大经营。做生意借款是常有的事情,而其中诚信作风也能对发展事业有帮助。同福昌帽扇店老板周芳兴非常注意守信用,向别人借钱,如借期为一个月,他总是到期前两三天拿去归还,从不拖延或展期。一次两次,别人就知道他很守信用。因为他守信用,把其名字“芳兴”称为“放心”,后来钱庄也愿意给他过帐簿。他对职工说:“天下三主,大如买主。”同福昌后被并入老三进鞋帽店。

  其他宁波的老字号,如一言堂(以明码标价,不讨虚价,顾客毋须讨价还价,“一言”定买卖著称)、老三进鞋帽店、冯存仁堂药店等都以诚信为经营宗旨,这是宁波商帮得以在海内外蓬勃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附1:宁波商家的诚信谚语、名言:

  1.宁可做蚀,弗可做绝。

  2.信誉招千金。

  3.浇树浇根,交人交心。

  附2:宁波的金融信用制度:

  “过帐制度”是宁波商人创立的金融信用制度,即钱庄对客户的经济往来不支现款,采取划帐的办法,类似于后来新式银行的票据交换制度。其中当时信用放款中,既无物保,也无人保,全凭个人信用。宁波商人从事商业活动历来以信为本,注重信用,交易往来凭借当事人的人格为保证。相互信赖,向有“信用经商”和“信义经商”之谓,并有“信用码头”之称。各业商人在资金问题上把是否能从钱庄取得信用融通,作为自己的地位、声誉和鉴别衡量对方的一个标准。如果贷款需要抵押品,就无异于不被钱庄所信任,这对商人来说是大忌,此种心态在当时十分普遍。

  宁波钱庄独资或合伙开设的主要是几个著名的家族集团,信誉昭著,股东负有无限责任。在历史上,宁波钱庄虽有兴废,也有停业收歇者,但所有存款都能一一理清楚,从无吞蚀逃避等情况。1900年,宁绍合道致信浙江巡抚文中讲:“溯查数十年来,宁郡钱庄虽有亏本歇业,他人之欠该庄者,未能按户收足;而该庄之欠他人者,必须扫数全还,绝无吞蚀、逋逃情弊,此不独为本埠商人所深信,且为各处商人所共信……”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