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11世纪20年代,宋高宗赵构被金兀术从临安(今杭州)追到海上,曾经经过定海(即今镇海)。此后镇海有的地名似乎跟“皇帝曾临”有关,如五里牌的“渡驾桥”。因这一线索,给以后镇海老百姓留下个传奇故事。 

传说赵构逃到了张鑑碶,兀术的大军前脚后跟追到。幸亏一个晒谷的农家女,将他藏在谷箩底下,自己坐在翻转的谷箩上做针线活。金兵追来,查问农家女,她应对自然,骗过了追兵,救了赵构一劫。赵构得救,逃难之中无以为谢,于是对她说,局势平定后一定派人来接她,并指着农家女围在腰间的布襴,要她到时将布襴张在门上,以便记认。后来赵构果然派人到张鑑碶来找这位农家女。不料,被许多人知道了,名利心切,有姑娘的人家门前都扯起了布襴。赵构的使者没法确认,回去一报告,结果由赵构“钦命”:为了报答农家女救命之恩,准许此后浙江的女子出嫁可以用后妃的服饰和仪仗,即戴凤冠,披霞帔,乘花轿。于是,浙江女子好不荣耀,尽管宋时女子的地位仅是男子的附属品,但结婚出嫁的那天,非光光彩彩地出回风头不可。“张鑑碶,布襴扯大旗”的俗话也传了下来。民间艺人敷述这个传说,创作了有情有节的说唱文学。上世纪80年代,镇海文宣队还据此编演了《康王告状》的戏剧。赵构究竟有没有在张鑑碶上过岸,兀术是不是追得这么紧,史书上都没有记载。至于是不是受到过农家女的掩护,在什么地方,那只有赵构自己知道了。传说归传说,历史上赵构到过定海(即今镇海,下同)是确实的。 

岳飞写的《满江红》词中有一句“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指的是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也是宋高宗建炎元年)金人攻破汴京(今开封)后,俘虏了太上皇宋徽宗赵佶、宋钦宗赵恒父子以及皇后、妃子、赵氏皇室众族人、贵戚、大臣、宫女内侍,还有教坊娼优、技艺百工等等共一万四千人,分批押解到东北去关押、服劳役,或分发拍卖做奴仆婢妾。被迫远离故园的俘虏们遭受到野蛮落后的非人待遇,《宋史》和前人笔记中对此都有记述。宋徽宗赵佶是个书画大师,也是足球爱好者(《水浒传》中跟高俅踢球的那个端王就是他),但治国是个十足的昏君。连明朝史官在《续资治通鉴纲目》中也批评他说“不能任人”,“拒敌诸将有功,略无慰劳抚恤之意”,不知道收复失地,只知道逃奔,“遂使敌人猖獗,大举入侵”。还说他“于忠臣贤士之言,百不从一;而于小人之言,听受如响”。赵恒的弟弟康王赵构(也是个昏君),于那年五月在应天府(也称南京,今河南省商丘地区)即位为皇帝,改元建炎。因为他是赵佶第九个儿子,德不高,望不重,为了坐稳皇位,制造了个“泥马渡康王”神话,以证明坐上皇帝宝座是“应天承运”,连神灵也保佑的。 

建炎三年二月赵构到杭州后,将杭州辟为行宫,改名临安。金人那种强盗式的掠夺侵犯从没停止过,赵构便在越州(今绍兴地区)和临安之间逃来避去。六月,金兀术大举进犯,有向临安进攻的动向。赵构慌急得没法,问大臣尚书左仆射并同平章事的吕颐浩说:事情紧迫了,怎么办?吕颐浩替他出了个“航海之策”,说:敌人多是骑兵,肯定不能乘船袭击我们;江浙地方炎热,他们肯定不能久留。等他们退去,我们再回两浙。“彼出我入,彼入我出,此兵家之奇也”。赵构非常听得进,于是便带领文武官员、后妃、宫女内侍等由军队护送,“浩浩荡荡”地逃奔明州(即宁波,下同)。十二月(1130年1月)兀术攻陷临安和越州。十二月十五(1月27日)赵构从明州东渡门登上楼船,沿甬江向定海进发。庞大的逃难队伍,一船一船的人和物资,除保护的军队外,沿途还征发百姓拉纤。第三天十二月十七(1月29日),船队才到达定海县城(《宋史》)。楼船停泊在道头沿江一带。史书上记载,赵构是在楼船上接见大臣的,而且,那时正是严寒季节,在定海停泊时还向行在诸军发“雪寒钱”。不过民国《镇海县志·鼓楼》中却记有一条说,赵构曾“登是楼以朝群执事”(清谢泰宗《鼓楼颂》),因此鼓楼南面门额上有“朝宗古迹”字样。然而宋宝庆《四明志·定海卷》中没发现宋朝有鼓楼的记载。现在的鼓楼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重建于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那末,1130年时的赵构,是不可能到200多年后始建的这个鼓楼上来了。 

赵构在定海(今镇海)停驻不久,两天后(1月31日)便到了昌国县(今定海)。金兀术领兵随后追来。建炎四年正月十六(1130年2月25日),金兵攻陷明州,当天大雨,晚上还居然雷声轰隆,金兵连夜乘雨攻破定海县城。随后,金兵也用船队追赵构,中途遇到宋军阻击,没有追上。赵构已逃到温州了。3月份,定海遭到金兵野蛮的烧杀掳掠。等金兵大肆劫掠明州和杭州后北去,赵构才于三月十九(4月9日)从温州乘船回来。三月廿九(4月19日)又到定海,据说看到定海县城遭金兵洗劫后惨景,恻然不安,接着转明州回临安。 

1141年,秦桧同金议和约定:赵构向金主称臣,每年缴纳给金岁币银绢各25万,并认定金、宋以淮河为界。而岳飞父子却作了和议的牺牲品,被赵构和秦桧等以“莫须有”罪名杀害了。从此,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皇室贵胄大小官员们“便把杭州作汴州”,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直到南宋灭亡。只有抗金将士和义民们在与野蛮落后的金国统治者斗争不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