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镇海区名人故居及名宅建筑调查

发布日期:2007-10-13 19:49信息来源:今日镇海浏览量:

背景颜色:

镇海的民居建筑历史悠久,并且按照自然地理特点,形成了江南水乡的独特建筑风格。镇海民居建筑,均以木架结构为主体,砖墙片瓦;根据当地气候情况,为达到避风采光目的,多朝南座北,部分朝东座西。自从清代中后期开始,众多旅外经商发迹成巨富者,纷纷在故乡营造大宅,当时虽然仍以木结构为主,但开始参用混凝土、钢圆和玻璃等新型建材;在稍后的年代里,还建筑一批中西合壁或完全西式洋楼。但自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直至七十年代末期的四十年间,在镇海境内新建大的房屋无几。气派的,沿中轴线布置为门楼、中堂和后堂连续二至三进,一般五架梁三开间,两厢长房屋款式,自明清以来,镇海的豪华大宅主要有两类布局格式;一类属于官宦府第埭偏楼,均七间二弄或九间二弄布局,有的在偏楼后还有裙楼,形成九十九间的豪门深院,如仓河头原邵尚书古宅最为典型;现在骆驼寺后胡东新屋及西盛村盛在郊大宅尚有这个气派存在。另一类属一般商贾殷富大宅,基本格局为正屋三间二弄式、或五间二弄式的七榀楼房,多数单进,少数前后两进;左右厢房二间或三间,中置明堂,周砌围墙,前筑大门,自成院落。普通民居楼房,有二间、三间连榀,多数无围墙。民国之前,在城镇所建平屋占一定比例,有的也有三间二弄或五间二弄四明轩款式,特别在沿海地带为避台风侵袭,造得更多。但自民国以来,这些平屋结构己很少建造。

房屋结构。在清初之前所建的房屋,屋面多系四檐落水,四角挑戗,俗称畚斗楼。嗣后年代所建的均为双向落水硬山顶屋面,柱柱落地。屋梁桁架密钉椽子,早期的在椽上只铺篾簟,上覆片瓦;以后改铺砖皮,再盖瓦片。七榀屋进深10米、九榀屋进深12米,间面开宽3·8米到4·2米。为躲避风雨和遮档烈日,多数居宅均建有檐 盾,这是镇海民居的一大特点。檐 盾宽一榀,约2米到2·5米。对屋面脊梁构筑极为讲究,这与镇海风大雨多有关。一般脊梁叠高30厘米以上,用特制的压栋砖作梁脊。两端稍翘,整个脊梁重量大,起御风防漏镇脊作用。多数大宅中堂脊梁雕塑脊饰,多为“福”字,亦有“福禄寿”三星神像,工艺精致。

镇海房屋建筑,对艺术装饰最为讲究,特别在显露照面部分,几乎对每一构件凡能可用艺术装饰的部位决不闲置,充分给予人以美的享受。但最为注重的是门楼建筑,其次是檐 盾、门窗和屋脊等部位。艺术装饰,一是重在造型构筑,如建造门楼,有的甚至不惜代价,建有高岳之势,端庄华丽,显示屋主的地位;二是注重三雕(木雕、砖雕、石雕)。因镇海自清中后期以来,很多巨商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在故乡营造华屋时特别讲究气派,从选料到精致施工,对每个构件能被关注而又有艺术施展之处,就毫不放松。如鼓楼后胡恭敏房的大门上石槛的挂攀,雕着仙鹤衔寿桃图案,为求凸出主体感,高出平面3厘米,愿化成倍工本。

镇海民间古建筑在选用材料方面,极为讲究。木料则选用百年不蛀不腐的福建大杉木;石料大多来自鄞县、宁海、三门等县开采的青石和后来最为优质的小溪梅园石;砖瓦则在本县和邻县烧制的青坯砖瓦,经久不蚀耐碎;石灰则利用海产贝壳烧制的,是粘性极强的壳灰。在建筑房屋的能工巧匠方面,大木作件的木匠,则以本县为主,类似营造厂性质,称大包作坊在县城和各大集镇皆有;泥水匠本县人少数,多来自宁海、象山、定海等县,且多数己落户镇海,开设作坊;石匠来自宁海、奉化或临海等地,在各集镇均开设石作坊。至于砖雕、木雕、石雕、油漆和彩绘等,旧称花草师傅,亦来自宁海等地。

由于镇海籍同胞实力雄厚,凡所建筑的项目不仅在规模上争档次,而且精湛程度亦无与伦比。自清代至民国时期建筑的有名望的豪宅,在县城范围内就有近百幢之多;至于在原镇海县境的江南江北,几乎村村皆有,甚至有几个大集镇豪宅栉比,气势非凡,实为华东地区所罕见。但自解放以后的五十余年间,境内古建筑房屋情况发生极大的变化。1951年“土改”以后,建在农村的许多大宅所有制发生了变化;1963年,在城关和骆驼、柴桥等大镇进行私房改造,以经租形式安排困难住户。这样,对原来一幢一户构筑格局的深院大宅,遂成为一间一户的群居场所。由此产生对原有房屋结构进行潜移默化地改变,有的甚至偷梁换柱,破旧不堪、面目全非。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改革开放”的路线指引下,我区工农业生产发展迅速,城乡经济日趋繁荣。随之,进入城镇建设热潮,对旧城改造提到为政府议事日程。城区自1980年城河路建设启动,揭开了城市建设的序幕,随之陆续拆旧建新。嗣后,随着旧城改造加大力度,新村建设鳞次栉比,加速了旧房成批拆除。至2003年底初步统计,在城区内被拆除的自成院落、有款式的大宅就有70余幢,建筑面积十余万平方米,还不包括被拆除的庙、殿、寺、庵和宗祠共有73座。现今城区遗留下来的上规模、比较完整的民宅古建筑只有十来幢了。在区境内广大集镇和农村,有款式上规模的民居古建筑,除了团桥桕墅方有5-6幢豪华深宅被驻军拆除改建以外,其他地方因建设需要而被拆除的陆续皆有,但主要问题是被众多的住户自我翻造而改变原来结构、或部分自我拆除;再加自解放50余年来,对这些古建筑基本上没有多大维修,所以大多破损严重,整体结构不全,失去昔日堂皇豪华的雄势。在这次调查中,发现这类情况约占当前民居古建筑中的三分之二;整体结构尚称完善,维护保护较好的仅占三分之一,在某些地方比例可能高些,有些地方还要低些。这是在这次全面调查中的总体评价。

民居古建筑风貌内涵的发展和存在,她是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民俗风情的集中表现,又是人文历史的综合反映,与其他历史文物一样,都是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又是无可取代的人类发展文明史迹。当前虽然进行大规模的城乡建设,在房屋、园林、道路和桥梁诸方面,大量容纳西方风格的新思维,但对古代的东西,毕竟是代表镇海人民的历史精华,有人比喻是“通向现代化的桥梁”,千万不能把这座桥梁拆光,自毁文明。在当前全国有众多的专家学者,对保护古建筑呼声强烈,并且引起了各级领导的极为重视,杭州市府还作出了在全市范围内尚有5600间,有五十年以上历史的民居建筑,登报公布,一律保护,不再拆除。

在镇海境内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古建筑精华,怎样保护和利用,的确是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重大课题,并且难度很大,这里要涉及到产权问题、经费问题、长期保护和使用价值问题,能否推向市场与发展旅游事业相结合等。为此,我们初步设想和建议:

第一步:要选择和落实好有价值并且能够保护的建筑单体,其中包括有古建筑历史年代的代表性、建筑风格特色的代表性、屋主身份的代表性和地域分布的代表性。筛选程序,还要通过行家论证,履行一定法律手续,加以确立保护。

第二步:采取分级保护办法,以减轻集中保护的工作压力。拟定分级保护措施,对过份分散的、或地区偏僻的孤独单幢,可以落实村级保护;坐落在集镇的或保护对象连片的可由落实街道或镇政府保护;对集中连片,或属主要名人名宅之类,或有开发旅游价值的可由区级直接保护,或可以区级和街道(镇)联合共同保护。

这里还有一个思路,部分名宅古建筑可以发动屋主自我保护。在这次调查中,也碰到一些有经济力量并且有学识和观念正统的人士,愿意出资修葺祖传的故居,视为中华民族传统的荣祖耀宗道德。有些故宅虽然部分所有制改变,并愿出一定代价赎回。有些还愿意将故居赠送给当地政府保管,辟为公益事业用房。

第三步,工作分段进行。第一阶段先确立保护对象,并与规划部门作统一衔接,对此居宅不能再拆或随意改变结构,把它整体保护下来。第二阶段,根据条件成熟程度,再落实有关相应政策和维修措施。

调查人:沈天祥、严水孚、洪余庆、任根德、童志行、陆群

文字编辑:严水孚

摄影编辑:洪余庆

街道、镇政府参与:

蛟川街道:章惠元

骆驼街道:陈剑青、董华龙

澥浦街道:蔡雷震、郑适民

九龙湖:王春风、严其彭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