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封神与“神舟”的关系考略

发布日期:2005-05-30 16:01信息来源:近强科技浏览量:

背景颜色:

  内容提要:宣和五年,给事中路允迪等奉宋徽宗命乘“神舟”出使高丽,回国途中由妈祖指引航向,安全到达镇海,宋徽宗闻讯大悦,诏赐“顺济”庙额,改变了妈祖的神祗地位,使其从民间传说,成为国家承认的“海神”。

  随着第七届“中国开渔节”的隆重召开,研究妈祖文化、海上文化、船文化,越来越深入人心,特别是妈祖文化的研究,始终不衰。妈祖在人民群众中树立了至高无尚的地位,千千万万妈祖信奉者涌向大陆来寻根谒祖,形成一股滚滚而来,万兴未艾的热潮。中外学者过去偏重于福建、广州一带的妈祖文化研究,并且取得可喜的成果,而对浙江、江苏沿海地区妈祖研究却重视不够。其实,妈祖历次封神多在那里,妈祖天后宫数量也不亚于其它地区。其妈祖第一次封神在哪里?是谁改变了妈祖的神祗地位,使其一步登天?使得此宗自元末明初,直至现代,就被人们不断探索查寻的重要历史课题,成为千古悬案,一直被遗留下来。其实始封神地在宁波镇海,源于“镇海神舟”。

  传说妈祖“姓林氏,湄洲屿人。初以巫祝事,能预知人祸福,既殁(卒于宋雍熙四年九月初九重阳节)众为立庙于本屿。”“初只数椽”而己。后其圣迹的传播,仍仅局限于湄洲一带,历经一百多年的默默无闻。直至宋宣和五年(1123年)宋徽宗传旨“建庙”和赐“顺济”庙额之后,妈祖的神祗地位,才出现了一次重大的飞跃,妈祖信仰的传播得以迅速风靡全国和世界各地。

  是什么原因使宋徽宗传旨“建庙”和赐敕“顺济”庙额呢?众说纷纭。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徐兢等奉使高丽说起。

  宋元丰元年(1078年),宋神宗谕谏议大夫安焘、起居舍人陈睦等,由他们乘坐定海(即今镇海)招宝山船场建造的两艘官船,一曰“灵虚致远安济神舟”一曰“灵飞顺济神舟”从招宝山口出发驶往高丽。据载,同年十一月返航时,安焘等所乘“顺济神舟”突遇风浪,由于安焘祈祷天神保佑,平安到达镇海。顺济神舟大振,为以后给妈祖诰赐“顺济”庙额打下了基础。

  宣和年间,金兵己向南挺进,宋廷军费开支大增,财政困乏,为了补救这种局面,不得不进行海外贸易活动。谕旨招宝山船场制造二艘“神舟”,赐额“循流安逸通济神舟”和“鼎新利涉怀远康济神舟”。特命给事中路允迪、中书舍人傅墨卿、奉议朗徐兢等统辖二艘神舟和六艘“客舟”,于宣和五年(1123年)五月从明州(即今宁波)镇海——招宝山“利涉道头”聚集。出使高丽时,朝廷己遣中使武功大夫容彭年在定海(即今镇海)县城总持院(后称总持寺)做七昼夜道场,以保航行安全,赐御香於“东海助顺孚圣广德威济王庙”(徐兢:《图经》卷34“招宝山”)投铁符殆林灵素道君方崇术士(徐兆昺:《四明谈助》录全祖望《鲒埼亭·记招宝山铁符》)新建昭利庙祈求海神保佑。五月二十四日丙子,八舟鸣金鼓、张旗帜以此解发。中使关弼登招宝山焚御香,望洋再拜,然后驶往高丽。同年7月,“八舟”满载高丽国王赠送珍宝和大量货物回国,途中遇到飓风狂澜,很多舟船受到不同程度损坏,允迪等官员祈求天神,“见神女降於樯而免事”。宋徽宗闻讯大悦,诏赐妈祖“顺济”庙额。“顺济”二字取于元丰元年出使高丽的“灵飞顺济神舟”船名中的“顺济”二字;也取于“东海助顺孚圣广德威济王庙”中的“顺”与“济”。以上均记于《宝庆四明志·“叙祠”》及《镇海光绪县志》、《镇海民国县志》“庙坛”。这是妈祖第一次从民间信仰到正式封神的最早文献记载。所以说妈祖首次封神源于出使高丽的镇海“神舟”。据各地记载,自妈祖赐封“顺济”以后,多把“顺济”庙额挂在龙王庙上,有的还在庙内画上妈祖神像。镇海当时还未建天后庙,很可能“顺济”庙额也挂在广德威济王庙内,到元代浙江一带才开始建妈祖庙。象山天后宫也多建于那个时代。

  许许多多专著、学术论文都承认宣和五年(1123年)路允迪出使高丽,船在海上遇到飓风,得妈祖救助,回奏朝廷,诏赐“顺济”庙额的事实,但都没有提及出使高丽详细情况和具体时间、地点。有些论述甚至把神仙故事《历代神仙通鉴》作为依据:“宋宣和中遣路允迪使高丽,中流作风。诸船皆溺,独路舟有神灯降于樯杪,飘忽二千余里,胶泊一岛。询土民使何神庙,民曰:女贞,莆田人,本朝都巡检林愿之女,生而神灵,能预言人祸福,矢心履救。没后乡人立庙于湄洲之屿。允迪至,庙祭之,遂获安济。奉使回奏,赐“顺济”庙额敕授灵应夫人。”从这段话似乎说明路允迪的使舟到过湄洲,实际上并无此事。

  《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四:“宋路允迪、李富从中贵人使高丽,到湄洲,飓风作,船几覆溺,忽明霞散绮,见有人登樯,竿旋舞持柁甚力,久之获安济。中贵人诘于众,路允迪、李富具列对南面谢拜曰:“夫此金简玉书所不鲸鲵腹,而能宣雨露,于殊方重译之地……,还朝具奏,诏封灵惠夫人。”

  该《大全》也没有叙述路允迪、李富、中贵人驶往高丽的时间、出发港等事由,纯属是一种“神话传说”,是不能作为历史论证的依据。事实“神舟”并未到达过湄洲屿。

  徐兢《图经》卷三十九,有关“神舟”去、回航线有详细记载,现简要叙明如下:使舟于七月十三日甲子从高丽发顺天馆回国,一路顺风到群山门,住数日,于八月八日又向前开航,九日到了竹岛,快到黑山时,忽东南风暴发,舟侧欲倾,人亦恐惧,众舟复退回群山岛(以上都是高丽海域)。避风七天后开航,夜泊竹岛。二十日过黑山,后北风大作,过沙尾时,第二舟三副柂折断,夜,舟漏水,正柂亦折,而使舟与他舟皆遇险不一。以上这一段记载,说明神舟遇到飓风,多数船只受损,但这些使舟还没有越过浙江与高丽海界。到了二十三日望见中华秀州山(即今嘉兴市白水洋一带)四天以后,到达舟山群岛。过蛟门到达镇海招宝山。以上说明“飘忽二千余里到胶泊(湄洲)一岛”是不存在的,若一天飘流一百里就需要20天,所以从时间上来判断也是不可能的。这就充分说明路允迪和使舟是不可能到过湄洲的。

  徐兢,字叔明,建州欧宁(福建省建瓯市)县人,通诗词音律,尤擅书画、篆籀、真、草之全才。政和四年(1114年)补将士郎,授通州司刑曹事,以政绩郑州原武县令。宣和五年(1123年)随路允迪出使高丽,归后撰《图经》40卷,徽宗览其书大悦,召对使殿,赐同进士出身,擢知大宗正丞事,兼掌书学。徐兢《图经》是一部集科学、文学、艺术为一体的佳作,为学术界所公认的一部真实文献记录,很多专著中都引录他的史料做为佐证材料,更何况出使高丽是他亲身所经历的事情,于今还没有发现有一个史学工作者否定《图经》的真实性,至今高丽(朝鲜、韩国)人还把《图经》当圣经读。所以,我认为他从高丽回国中的航海记录是可靠的。飘流到湄洲岛的说法是有误的。今借这次象山召开中国渔文化学术研讨会的机会,我高兴地向与会的领导、专家、学者说:妈祖首次封神源出宁波、镇海,出使高丽的“神舟”。澄清了数百年来含糊不清的论述。这为妈祖文化深入研究开拓了美好的前程,为妈祖第一次封神地找到了寻根的地方。

  由于宋徽宗给妈祖首次赐封,把妈祖神祗推向了新的里程碑,才有宋至清妈祖封神达30余次之多,这是自古至今封赐最多的一位海神。唐玄宗敕封四海之神,俗传即四海龙王,那时“龙王”就成为唯一的海上保佑神。自妈祖首次封神以后,妈祖就被尊为最高海神,树立了妈祖的崇高地位,四海龙王遂为其配祀之属神。嗣后“顺济”庙额遍地开花,象山镇海一带自元至清就建立了天后宫近20处之多,宁波地区就多达一百多处,妈祖他热爱劳动、热爱人民、见义勇为、扶危济困、无私奉献、高尚情操和英雄事迹,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并形成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为我国两个精神文明建设,为推动世界人民团结友爱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国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李露露同志认为,现代人对妈祖的信仰己与古昔不尽相同,人们已经不是对海神、水怪的倾倒,而是一种现代的信仰。当今,人们一方面利用现代船只、电脑通信设备以及先进的气象预报资料,科学的捕鱼、运输、旅游;另一方面又崇拜妈祖,祈求平安无事是人们美好的愿望。

  象山渔民和沿海渔民一样,信仰妈祖是一种民族文化的反映。由于沿海地区和海上岛屿依靠大海生活,长期在海上作业形成一种特有的精神上寄托,而形成自己的文化生活、宗教信仰、习俗等是非常自然的。

  象山开渔节保留了许多古代文化遗产,其中妈祖文化是这种文化遗产一部分。我国著名的文物和科技史专家王振铎先生曾指出:“天后宫的历史价值也与封建阶级所建立的道观·佛寺有所不同,它既是古代海祭中心,也是古代船工聚会娱乐场所,如同近代海员俱乐部一样。”

  妈祖未封神之前,妈祖信仰只是在湄洲一带流传,自封神以后,妈祖信仰己越出国境传播了近20个国家,被带到世界上有华人之处及世界各族人民,在澳门、台湾等处尤成了民族精神的重要象征。妈祖是海上航行安全圣母,她源起沿海渔民和船民的信仰。海上风涛险恶,人们迫切希望海上航行能平安回家,希望有一位善良慈悲的神灵来保佑他们,妈祖自封为夫人到圣母天后,是在人们社会心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航海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对妈祖信仰曾经在沟通大陆与澳门、台湾、香港等地的海上交通往来中,起过精神上的鼓励、推动作用。迄今她仍是澳门、台湾等地与大陆共同文化的一个因子,她是共同文化精神的一种象征,是大陆以外华夏子孙交往的一条纽带,所以今天召开的研讨会特别有历史意义,促进台湾与大陆和平统一将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